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木槿蜷了蜷袖中的手指,墨翎的挫败与落寞她一览无遗,她不知道今日过后他会对她怎么样,她只知道她要是承认了,今日过后她大概就没办法再好好爱他了,生在这个时代就必须遵守这个时代的法则,苏莹莹给她上了很好的一课,让她知道身份站不到平等的位置就没办法平等的爱,不平等的爱她木槿不想要……

    这一夜两人各宿一个枝头到天明。

    回去的路很顺畅,除了沼泽地上木槿又被墨翎抱着飞来飞去之外,回到平地上之后木槿直接自己徒步行走,用了她能用的最快速度。

    而墨翎,似乎自昨晚那个答案没问出来之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整个人变得很沉默。

    还剩一天一夜的时间,两人紧赶慢赶赶在了夜里的子夜时分到达了城主府。

    木槿半点也不耽搁,独自一人进了罗峰的房间然后点燃了修罗草,用着好似来自来自远古的声音一声一声的叫唤着罗峰。

    一炷香过后,木槿带着疲惫推开了房门,房门外的两人同时看向木槿,只不过一个激动一个相当的沉静。

    木槿看向激动的罗莲,“人醒了……”

    “爹……”罗莲根本等不及木槿讲话说完,听到这一句,就呼啦一下擦过木槿的身体冲向了屋内,力道有些大,擦得木槿有些没站稳往一侧歪了歪。

    站在一边沉默如雕塑的墨翎蓦然伸手扶了一下,只是扶了一下,在木槿借力站稳之后迅速的收回了手,无论是收手的利索还是墨翎那周身散发的冷如雕塑的气息都让木槿下意识的一个谢字卡在了喉中。

    涩了涩嗓子,木槿开口道:“人是醒了,不过若是要问什么的最好再等些时候,现在不是很清醒。”

    话落,木槿抬脚与墨翎擦肩而过,该做的事情她已经做了,剩下的事已经与她没有任何关系了。

    墨翎就那么看着木槿的身影一点一点的远离他,一点一点的消失在走廊的尽头,直到再也看不到他才抬脚走进了那敞开的房门,而墨翎没看见的是消失在走廊尽头的木槿在跨过那拱门后整个人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靠着那拱门一侧的墙壁滑落了下来……

    她从不知道爱上一个人是这般难以言喻的滋味,甜时甜如蜜,涩时苦如黄连,痛时好比万箭穿心……

    之前,虽然冷漠,但还能感受到他的在意,而自昨晚她没回答那个问题之后,他们真的就过得跟陌生人一样了……一样了……

    而将他和她逼到如此境地的就是那虚无缥缈的权势,包括他为了救苏莹莹不顾一切,因为他救了苏莹莹死的最多是他一个,若他不救,他身后的淮南王府他挚爱的母亲姐姐一个逃不了,而这一切都是被权势所逼,她木槿发誓一定要将这权势踩在脚下,踩到不能再撼动她半分……从此以后佛挡杀佛魔挡杀魔……不然她木槿的心伤谁来买单……

    木槿随便拉了个人找了一间房间睡了一个觉,这一觉一直睡到第二天的正午,才将这几日奔波耗去的心力稍稍恢复了一些。

    城主府也算来过几次了,虽然不至于被当做客人,但至少不会被当成贼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