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而自进军营,木槿就只见到了一个杜衡,其他的谁也没有见到,包括吴海。

    夜色越来越深,很快便到了子夜。

    停了两天的雪又飘散了起来,扬扬洒洒下得很大很猛烈。

    一股无味无色的青烟从木槿的营帐中开始向四处飘散,大概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一道玲珑娇小的身影从营帐里窜了出来,而对此却无一人察觉。

    木槿不知道白泽的营帐周围有没有埋伏,有没有人等着她自投罗网,不管怎样她必须要去,她管不了那么多了,她必须要知道都发生了一些什么。她可以和墨翎赌气可以不理墨翎但绝对不可以看着他死,绝对不可以。

    她不要做一个被蒙在鼓里的傻子。

    雪下得很大,木槿前脚踩踏过的痕迹后脚就被大雪给掩盖了。

    到了白泽营帐的周围,木槿仔细的观察了好一会,营帐外面没什么可疑的,至于营帐内,是生是死只能赌上一赌了。

    木槿用了最快的速度撕开营帐的一角滚了进去,滚进去之后还不待她站起来一把利剑就直接对着她袭了过来,木槿想都不想直接就拔出匕首与那利剑交了手。

    只是在交手了两招之后,木槿迟疑的唤了一声,“白泽。”

    对面的人攻击的手一顿,只是一顿便再次攻击了过来。

    攻击力与刚刚完全是有增无减,木槿瞬间暴怒了,她还不至于认错人,她都出声了,这人什么意思,莫不是和那吴海是一伙的,还是说他也怀疑她。

    当下手下半点不留情面,也没那个穷心思和他在这边交手,这个人命关天的时刻谁还管什么正当不正当的手段,木槿直接一把毒药撒了出去,对方似乎料到一般,避得很快,但是她木槿的毒是避就能避开的吗?

    她一般不拿毒来对付自己人,但现在……

    刚刚还攻击力特别强的人在木槿一把毒药撒出去之后没过几招就扑通一声倒了下来,被木槿一个反扣死死地按在了地上,木槿手中的匕首更是直接架在了对方的脖子上。

    “什么意思?”木槿的话带着明显的怒气,她是当他是朋友的,明知道是她还不住手是几个意思,“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是我,那样不是我三岁而是你三岁。”

    “我三岁。”白泽轻笑了一声。

    “笑笑笑,现在是笑的时候吗?”木槿不知道白泽是什么意思,但这熟悉的模样让她知道至少她俩不是敌人,她是真的拿他当朋友的,若是他给她把他们整成了敌人,她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不笑哭吗?好歹我也是堂堂男子汉。”

    “别竟给我说这些废话,军营里到底怎么回事,我一回来就被杜衡捉了,不见你半个影子,将军呢,杜衡说失踪了,是真失踪还是假失踪了。”木槿压低着声音炮击般的一个接一个的问道。

    “咳咳……”白泽咳嗽了两声,“好歹先让我起来,我可伤着呢。”

    被白泽这么一说,木槿才意识到似乎有一股血腥味,下一秒直接从白泽身上下来,将人一把给扯起来,塞了个解药到他的嘴里,然后就那么摸黑在他身上到处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