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而之所以叫荆棘谷,那是因为里面有许多荆棘树,从谷口上方就可以看见。当然还有其他一些树,而野兽,木槿觉得绝对是存在的。

    因为下了雪,岩壁很滑,很不容易攀岩,更何况是不熟悉的路段,下行了也不知道多少米,木槿身上已经磕出了很多伤。

    谷口上方,在木槿下去没多久之后,一袭红衣出现在了那里。

    雪夜之下,那一袭红衣被那白雪衬得很是红艳。

    而那张绝色的容颜和嵌在那张容颜上的眸子却与这雪一般,冰冷无比。

    “路易,你说爷该解了这根绳子吗?”

    虽然她的回来有他的促成,他也想看她怎么应对,但他没想到她竟是为了那个墨翎直接跳崖了,墨翎就值得她这样?为什么他感觉那么不爽呢?

    路易没吱声。

    “你说她为什么就跳下去了,当真就那么喜欢黑色?”风尧又说了一句,听不太出多少情绪。

    “红色不好吗?多靓丽。”边说风尧边甩了甩袖子自顾自的说着,听似在问,却根本就不等路易回答。

    风尧真想将这绳子给解了,总觉得这样才能解气。他费尽心力把墨翎给算计到下面去了,凭什么送个人去救他。

    可是一想到把绳子解开了,那个小家伙说不定一个不稳就掉下去摔死了,一想到这就觉得有些可惜有些烦躁。

    所以这小家伙为什么就要跳崖了,这不是给他出难题吗?

    也不知站了多久,红衣都被雪给染白了,风尧也没站出个答案。

    “路易,这绳子你看着办吧,爷累了,回去睡了。”想不出来直接甩手,丢下一句,风尧直接甩袖走人。

    “是。”一直装死的路易这个时候才应声。

    路易是不知道风尧纠结了这么好一会,只道他的爷在沉思怎么收拾人,而这个让他看着收拾,那定是要按照以往的方式收拾了。

    所以风尧前脚走,路易后脚就利落的将绳子解开了。

    不得不说,路易也有会错意的一天。当然,此刻也不算会错意,只是到后来,这种行为就是妥妥的会错意了。

    解了绳子丢下崖,路易转身快步跟上了风尧的脚步。

    风尧将事情交给路易就不会再去管了。

    绳子对木槿来说本来就是个辅佐作用,但偏偏绳子被路易解开丢下去的时候木槿的脚下踩着的那块崖壁上的突出不堪负重碎了,木槿正想要借助绳子稳住身形,绳子这个时候落了下来,没有了半点支撑力,以至于木槿猝不及防就那么从峭壁中央落了下去。

    木槿来不及骂娘也来不及去想谁特么的解了她的绳子,她只来得及做出最快的应对措施,拔出身上的匕首对着峭壁狠狠地扎了下去。

    显然峭壁不是一匕首就能扎住了,但匕首在峭壁上滑行有助于木槿下滑的速度得到缓解,更有助于木槿伸出另一只手去努力的抓住峭壁上的凸起。

    终于,在木槿的手被峭壁上的岩石割得满手是血的时候抓住了一块岩石稳住了身子。

    胸口也被蹭得特别的疼,一块又一块岩石的撞击,木槿觉得胸腔都要被撞碎了。

    不过比起缺胳膊断腿或者被荆棘树扎个满身洞,木槿宁愿选择这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