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将……”两人想说什么,却在抬眸看见墨翎不可违背的眼神之后纷纷咽了下去,“谨遵将领。”

    “都退下,该干什么干什么,本将军不希望再出现失职之人。”

    “是。“围着的无论是将领还是士兵纷纷行礼离去。

    最后的最后,偌大的一块营地上除了闪亮的篝火就只剩下墨翎木槿和白泽。

    这一刻白泽终于绷不住情绪三步并作两步的上前一把把墨翎给抱住,他们不仅是将军与副将,他们更是从小到大的兄弟。

    大概是感受到了白泽要崩溃的情绪,墨翎回手抱了白泽一下,也只是抱了一下被嫌弃的推开了他,“还没死,不用这么激动。”

    “我还没嫌弃你一身脏乱弄黑了我的白衣。”白泽也没打算要抱多久,被一推就往后退了两步,同样嫌弃的怼回去。

    怼完之后白泽错过墨翎看向至始至终都只是静站在那里一字未语的木槿,木槿见白泽看过来,便对着他笑了笑,而此时墨翎刚好顺着白泽的眸光看过去,一眼便看到了木槿的笑容。

    顿时瞳孔缩起,还不待他有进一步反应,白泽已经错过他几步上前一把将木槿抱住,这一幕更刺激得墨翎缩起瞳孔。

    “木槿,谢谢你。”白泽抱住木槿很是诚恳的说了一句。

    “不用,我不是赚了名声嘛。”木槿说的毫不在意,虽然赚了名声是意外,但不妨碍她拿出来搪塞白泽,毕竟她救墨翎是她自己的私心,她不需要别人为此背负上愧疚之心,特别是这个人还是她认定的朋友。

    木槿的话让白泽抱着她的手又紧了几分,他怎么会不知当初她去的时候是奔着死去的,谁会拿生命去换那无须有的名声。

    墨翎看着白泽又抱紧了几分半点没有松开了架势,握了握袖中的手,忍了忍终究没忍住,“白泽,我营帐里没有绷带了,去军医帐帮我取一点。”话落,转脚离开,只是那袖中的拳头却是始终没有松开。

    “绷带?”白泽重复了一下,这才响起墨翎与木槿两人那满身撕裂的衣裳,一看就知道是利爪所致,不提其他的,这一看就已经是满身的伤了。立马的松开木槿,“小木槿你快回营帐去休息,我就这去给你和翎取些伤药绷带和吃食。”话落跐溜一声就消失在了原地。

    才走开没几步的墨翎在听到白泽离开的脚步声,这才勉强松了握在袖中的手。

    要不是要不是怕木槿不理他,他真想上去将两人给拉开,以前不知道木槿是女子就有些看不下去她和别的男子亲近了,现在知道了就更看不下了去了,他就不明白了,木槿一个女子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女子,到底知不知道和男子要避嫌啊,到底知不知道啊……墨翎觉得自己迟早有一天要疯……不行……他一定要想办法让她重新喜欢他……喜欢他……

    木槿完全不知道墨翎抓狂到不行了,她只知道终于能好好吃个饭休息一下了,真好……

    除了在谷底的第一日被药草给迷晕了,不知名的睡了一夜,接下来的三天两夜都是处于极度的高警惕状态,便是睡觉都是一点风吹草动就能惊醒的那一种,再加上吃不好又浑身是伤,木槿表示回了营地不好好睡上一觉都对不起自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