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莫名其妙的人是他好吧,还推她,不对,好像还关心了她,我去,这人真不是吃错药或者在谷底摔坏脑子了,明明在谷底三天很正常的好吧。

    她怎么就感觉那么不踏实呢,不行,她得查探一下,别莫名其妙给坑了,墨翎这人惯会抓人七寸。。

    想着,木槿也不睡了,麻溜的起身穿好了衣物,就着帐内架子上盆里的清水洗漱了一番,又毫不客气的笑纳了一下墨翎送来的早餐,然后一溜烟的出了营帐,至于去干嘛,必须是去找白泽,这个头号八卦人员,肯定知道很多。

    出了木槿的营帐,墨翎怕待在自己的营帐里控制不住跑过来掐人,直接就去了议事帐。

    前脚进了议事帐后脚彭宏和刘达就跟着进来了。

    看到这两人,墨翎收起了被木槿憋得烦闷的心思开始处理正事,毕竟那日他救完人之后就失踪了,具体这两个人到底是怎么被敌方抓住的,别的人说再多也不如这两人自己所说来的具体。

    这两人可都是泥腿子出生,都是从小兵摸爬滚打上来的,身手都是实打实的,被人杀了不奇怪,但是能反抗不了被人活捉,这就奇了。

    “将军。”两人进了议事帐先对着墨翎抱拳行礼,行完礼后站直身子先对墨翎的身体进行了关心一下。

    “将军,您的身子还好吗?”这是彭宏说的。

    “将军,您伤得重吗?”这是刘达说的。

    虽话语不同,但是话语里的关系之意很是明显。

    “本将军无碍,说说你们是怎么被抓的吧。”

    彭宏与刘达对视了一眼,然后一脸惭愧的先后开口。

    “敌军里隐藏了高手,就在赵寅身侧,当日敌军主将只身冲入我方攻打区,我俩上前对敌,眼见就要战胜赵寅却突然间不能动了,再然后就那么被赵寅给反捉了。”这是刘达说的。

    “还有……”彭宏想补充却又迟疑了一下。

    “还有什么?”墨翎沉声问道。

    彭宏咬了咬牙一副豁出去的样子,“还有,末将怀疑军中有奸细,当日末将与刘副将被捉那日,敌方在排兵布阵上处处压制我方,这才导致当时无人及时发现我俩的异样。”

    在彭宏话落的瞬间整个营帐出现了一阵静默。

    “为何没想过敌方多了一个军事上造诣很高的人。”不过片刻,墨翎开了口,“若只是作战计划被泄露,你们觉得荆棘谷的那个局要怎么解释?”

    墨翎的话让彭宏与刘达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或许对方能算到将军去救他们,但是怎么就算到将军刚好会落到那个不知道是什么的坑里,毕竟最初要掉下去的是白泽,若将军不出手是不会失踪的,但将军怎么可能不出手。

    “将军。”刘达和彭宏同时抬眸看向墨翎,有些不可置信有些疑惑有些询问。

    “是否自本将军离开后不久敌方便开始了攻击。”

    “是。”彭宏与刘达异口同声应道。

    “是否起初两日呈现略微的败局。”所谓略微,就是稍差一点,跟下棋输了半子差不多。

    “是。”

    “对方有高人,这是一个局,从罗将军中毒开始便是个局,到抓你们到荆棘谷,目的不过就只有一个罢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