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于是墨翎那一身冷气嗖嗖的模样就这么映入了白泽与木槿的眼帘。

    倒不是说两人怕他,只是两人正窝着议论人家,现在被当事人逮了个正着,任谁都会有点心虚感的,特别是说的还不是什么好话。

    木槿不是心虚议论墨翎,而是,前脚闹着睡觉的人后脚跑这来了,还被上司抓个正着,真的不好,想着,木槿伸手拿了一个馒头刷得一下咬了一口,表示自己是来吃馒头的,没吃饱。

    而白泽,直接对着墨翎讪讪笑了笑。

    墨翎没捏死白泽算是轻的了,他哄人哄不过来,哄得都要愁死了,他还在背后给他捅刀子,他舍命就救了这么个玩意。

    “有第二种表情怎样?”墨翎很好心的提醒了白泽一下,让他继续。边说边就着桌边坐了下来,也拿了一个馒头咬了起来,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白泽桶自己一刀的心都有了,还问他怎样,能怎样,瞧瞧,就现在这看着他的模样,他就足以能想象到以后的悲惨日子了。

    关键是,这人走的是猫步吗?为什么到了跟前他和木槿一个没发现,到底来多久了。

    “有第二种表情我就高兴极了。”白泽灵机一动,立马来了一个反转,“不是我说你,翎,你不要整天板着一张脸冰冰冷冷的,你该笑该多笑笑,小时候多可爱,怎么长大了连笑都不会笑了,没听人说过吗,笑一笑十年少……”

    “是在说我老吗?”

    白泽当机了一下,他是说的这个意思吗?

    不管是不是必须不能是,“哪能啊,我老了你也不能老,没瞧见鄢陵的小姑娘们都惦记你吗?人都追到……”

    白泽话没说完就被自己手中的馒头给堵住嘴了,至于是怎么堵住的,他就觉得对面一股邪风出来,再然后他的手就自动将馒头塞进了他的嘴里。

    而这股邪风,不用看都知道是墨翎干的,这是让他闭嘴啊。

    墨翎可谓是理解了木槿在城主府说的那句话了,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白泽这简直就怕坑不死他。

    木槿简直被白泽的表演惊呆了,她是知道白泽有些不着调,但这也太离谱了,完全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有没有,还转得这么顺溜,一看就是不止干过一次了。

    “不是说睡觉吗?怎么跑这里来了。”

    这一次换白泽惊呆了,刚刚的墨翎跟现在的墨翎真的是一个人吗?刚刚跟他说话阴测测的,分分钟要秒了他的感觉,现在这虽然算不上春风和煦但至少是秋风怡人吧,简直就是完虐他冬风凛冽的高等待遇好吧,这……这……

    木槿没想到矛头一下子转到她这里,正好在噎馒头,被这么一问,也不知道是不是心虚,顿时噎住了,哪里还顾得上回答什么问题,连忙就伸手去找水,可桌上哪里有什么水,就只有白泽面前的粥碗,木槿下意识的就去端。

    白泽也是想都不想的下意识的要将粥碗奉上,却不想下一秒一阵风一闪,一个杯子直接出现在了木槿的唇边,后背更是有手在轻轻地拍着,木槿哪管那么多,就那么就着水杯就喝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