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学习讲究循序渐进,虽是有目的的借口,但不乏墨翎真心要教木槿兵法,所以再教了近半个时辰之后,墨翎便停了下来。、

    “今日所教,你温习温习,不会明日再问我,会了明日我们再学下一章。”

    “好。”这次换木槿说好,不得不说墨翎的教导还是很让她受益匪浅的,特别是她从来都没有否认过他是一个好将军。

    “好好休息。”墨翎看了木槿一眼,丢下一句便起身抬脚离开。

    木槿并没有起身行礼和起身送别的意思,只就那么看着墨翎的背影,眸色一片复杂。

    待帘帐掀开落下的那一刻,墨翎整个人的气息变了,不再是刚刚讲解兵法时的大将气度,而是变得有些颓废,他终是伤了她,她终是对他起了防备,他到底要怎样才能挽回她的心。

    而木槿,并不比墨翎好到哪里去,因为她不是不爱,而是有些不敢爱,怕伤。

    在帘帐落下的瞬间,她整个人双膝曲起,双臂环绕在双膝上,螓首耷拉在双膝之上,那满身的颓废并不比墨翎少。

    只能说,情之一字最伤人,甜时甜如蜜,苦时涩如黄连,痛时好比万箭穿心。

    ……

    翌日

    阳光明媚,是个好天气。

    木槿没有任性的再赖床,偶尔任性一下就行了,毕竟这是在军中,受伤什么的也是家常便饭,她木槿还不至于就这么点伤就躺在床上爬不起了。更何况她现在是副将,是军中表率,更要做好榜样。

    倒不是她木槿有多争权夺利,而是既然站在了这个位置就要好好的站好,毕竟在其位谋其职嘛。

    五营的兵在她手底下也已经训练了大半个月了,她一直都让他们做着锻炼身体的基本训练,现在也差不多该将她独一无二的格斗术教上一教了,怎么说也是她带的兵,总要有些特色,再说短时间内要有成绩,她不做些不一样的怎么行。

    校场上,五营的兵规规矩矩的站着,等待着他们的将领。

    而五营的旁边则是站着什么事都喜欢跟着木槿的白泽的二营。这些日子白泽几乎是完全的甩手,一个命令直接将二营甩到了五营的后面,只一句五营干什么你们就干什么。

    木槿一出现,全体五营的兵立刻站直行礼,“副将。”

    至于二营,木槿虽不是他们的副将,但也是一个将,所以也集体行礼,“木副将。”只不过多了一个姓氏。

    木槿看了一眼五营的兵又看了一眼二营的兵,白泽将兵带得很好,至少他让二营的兵跟着她的兵混,几乎没有半个人有怨言有反抗。

    所以木槿也不反对二营的兵跟着,所谓一个是练两个是练没什么差别。

    “今日练习格斗术。”木槿也不废话,一开口直指目标。

    “副将,这跟我们平时练的有什么不同吗?”大半个月的相处让士兵们知道木槿其实是个很好说话的人,只要你不是故意跟她作对就行,所以有了疑问,便有士兵大胆的开口相问。

    “快狠准,可以让你以最快最狠最准的方式取他人之命。”没有过多修饰,木槿直指中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