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更是这样平淡到没有情绪的话将北堂骁仅剩的理智给击碎。

    “你找死。”随着这声大叫,北堂骁变得更加的疯狂。

    他觉得自己休养生息了四年肯定能弄死墨翎,但他在成长,墨翎又何尝不是在成长,特别是这成长环境还有着天壤之别。

    逆境可比安逸之境让人更能成长,所以谁胜谁败早已成了注定的事实。

    墨翎拦去了北堂骁,木槿就只能对决赵寅了,木槿不知道墨翎为何要拦去北堂骁,但战场上,从来都是分秒必争,容不得她多做考虑。

    赵寅不太看得上木槿,他一个能做人家爷爷的人跟人动手,很有欺负嫌疑,若放在别处,他还真拉不下这张老脸,但这里是战场,别说一个娃娃,连一个苍蝇都不能小瞧,更不要说仁慈了,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赵寅不知道这个小娃娃是谁又是哪来的,竟然被墨翎当做将领带来了战场,但既然被赋予了职责,赵寅就不会轻视,特别是他莫名的想到前些日子的那一次夜袭,黄石说他与一个小娃娃对战受了不轻的伤,眼前这个……

    赵寅心中百转千回,手上刀戟却是已经对着木槿砍了过去。

    而木槿更是毫不犹豫的挥刀迎战,力量的悬殊,在两把刀戟相碰之时木槿只觉得虎口被震得很麻。

    木槿并不擅长用刀戟,而这一个对招就露出了她的弱势,木槿表示决不能这样战下去。

    于是下一秒木槿握着刀戟直接一个旋转就对着赵寅身下的马儿戳了过去。

    赵寅刚感觉到自己力量上胜过木槿想再接再厉,却不想对方竟然快一步将刀戟砍向了他的马儿,由于对方动作太快,赵寅即便想阻止也迟了,索性他直接将刀戟对向了没有兵器护身的木槿,却不想刀戟才挥出一半,对面那个小小的身影直接消失在了马背上,再然后他感觉身下的马儿已无力支撑,这让他不得不选择收回刀戟一个翻身从马儿身上跳下。

    战场上,一个站不稳兴许你就会成为万千人的脚踏石。

    壮硕的马儿倒在了地上溅起了一地的灰尘。

    天色早已在打斗中拉下黑色的帷幕,燃烧在战地上的篝火就像双方正在燃烧的战火,那么熊烈。

    赵寅从马上落地感觉还没站稳一股气力就对着他袭了过来,他本能的抬起刀戟挡住,武器相碰的斯拉声刺得人耳膜都疼。

    透过那忽明忽暗的篝火,赵寅看清了对方的武器,那是一把小巧的匕首,他还是第一次见有人在战场上以匕首对敌的,他真不知道该说对方是狂妄还是对自己太过自信。

    而这个答案,在接下来那昏天暗地的打斗中,赵寅很好的领教了这个答案。

    这一场战争维持了大半个时辰,最后以萧国的军队略败而结束。

    而仅仅的这大半个时辰的战争,让木槿杨名了,不止是在辰国,连带着在敌国萧国的军队里都扬名了。

    以小小的身躯与敌军主将奋战大半个时辰,虽没有大败敌军主将,却也是没有输于敌军主将,可谓是势均力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