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蹭破了点皮,无碍。”大概是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之斗,木槿开口的话语里还带着满满的杀气。

    “哪伤了?”战场上的篝火被寒风吹散的所剩无几,本就忽明忽暗,此刻更是暗大于明了。木槿又是一身黑衣很难看出什么,因此墨翎一边急着说了一声一边就直接上手去拉木槿。

    而木槿不知是处于在战场上的防备还是没有反应过来是墨翎再拉她,又或者只是下意识的抗拒,在墨翎伸手过来要拉她的时候她竟是往一边:躲避了开去。

    墨翎的手就那么僵在了那。

    看着墨翎悬空的手,木槿大概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了,敛了敛周身的杀气,看向墨翎,“小伤,无碍,将军先处理战后事宜吧。”

    话落,木槿直接抬脚走入了满是断肢残臂的人群。

    战争从来都是残酷的,有人死亡有人受伤。

    死亡的人木槿是没有办法了,但伤亡的人木槿还是会希望他好好的活着。

    军医们已经闻声全部出动进入了战场开始替那些伤重的简单处理伤口,至少能让他拖着身躯回到营地。

    后援兵更是冲入了战场将那些不能走的士兵们一一抬回营地,至于已经死亡的,除了堆在一起送上一把大火,再无其他,不过再次之前会一一确认身份,除了为给他们家属送去补贴之外,也是为了不会有奸细借机混入。

    身份确认自有人做,整个战场的撤退维护也自有人做,而木槿所要做的就是极为缺失的军医职责,她不是军医,但是她会医术,所以没办法把那些哀嚎声当做没有听见。

    将领的职责有墨翎在,她只需要做此刻最需要做的便好。

    木槿已经窜入了人群,墨翎的手却还悬在半空中,看着那个已经替伤病处理起伤口的人,墨翎默默地垂下了手。

    再然后墨翎深深吸了一口带着压抑与无奈走入了人群,若他只是一个普通男子她是一个普通女子,此刻他该是陪在她身边嘘寒问暖,她该是窝在他怀里撒娇取乐的。

    然,她不是个普通女人,她是个顶着男人皮囊的副将,他也不是个普通男人,他是一军统帅,所以他要对众将士负责,不然一个连自己的职责也做好的男人也没资格站在她身旁。

    等着一切忙碌结束,天色已经接近凌晨子时。

    从战争结束到现在木槿基本上就是在忙伤员的事,伤员太多,军医太少,这比例实在是太坑人。

    以至于一通下来直到子夜这才清闲下来有空去管管自己。

    这一次战斗她受了点轻伤,只是被赵寅的刀戟轻微的划了两下,但身上在荆棘谷留下的伤口却是全部加重了,特别是被山石撞击出来的内伤又加重了,今日要不是身子不适力道不够强劲,她便是杀不了那赵寅,也是要狠狠地重伤他的,可惜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就这么放过了,不过无碍,下次有的是机会。

    拖着疲惫的身躯,木槿去了后勤,热水不热水她倒不是很稀罕,但还歹先让她吃口饭,真的很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