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或许是默契,或许是原则,两人瞬间收起了那不该属于这战场的气息,再度恢复了苍狼之狮离开前的肃杀气息,好似刚刚的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可怎么可能真的没发生过。

    但不管如何,两人都是拎得清的,不会将公事与私事的情绪混为一谈,这是做将领最基本的准则。

    “我去,老大,萧营竟是驻扎在悬崖之上,最北面竟然是悬崖,他们也有不怕半夜起床走错路掉下去。”

    “东北方偏三十度离萧营五十米的地方有个石林。”

    “最南方是我们上次飘过来的湖,那边兵力挺足,可能敌营已经发现上一次我们从那飞过来的事了。”

    “东南方没什么异常。”

    “我去,老大,萧营里有女人,我听到了女人的声音。”

    “老大老大,我们捉了两个出来那什么,咳,出恭的女的。”

    每个小队都有人领导,大家有条不紊的报备着己方探查到的信息。

    他们查探的是萧营的后营的这一片阵地,至于前面早在上次要从断背山过来偷袭之前的那个夜他们就查探过了,不然那个时候哪里来的攻略地图。

    这一次可是绕了一个好大的圈绕过来的,为的就是不打草惊蛇,一局定胜。

    一系列的话语中,木槿删选出了最有用的一条,那就是女人。

    辰营里是没有女人的,虽然对当兵的将士们有点那什么,但军营就有军营的规矩,弄那些个女人来还怎么能好好打仗,又或者独独墨翎治理的军营不一样吧。

    军妓这个词木槿是知道的,不过没在辰营里见过,上次在萧营杀了那个副将的时候,他就跟个女人混在一起,只是当时情况紧急,她也不知道那个是不是传说中的军妓。

    现在……

    “人呢。”木槿开口问人,当然,不是因为好奇,而是为了简单的探听一下。

    “这里。”随着应声,两道身影被推到了木槿和墨翎的面前。

    两个女人没说话,被绑住了,嘴里也塞了东西,不过却很快意识到眼前的人是主事的,也顾不得腿上的疼痛,跪着直磕头,求饶的意思很明显。

    “我有几句话问你们,在我拿开你们嘴里的东西的时候你们不可以喊,你要相信我的匕首比你的叫声快。”一个弯腰木槿手里就多了一把匕首,在暗夜里闪着嗜杀的光芒。

    两个女子连忙点头。

    木槿对着站在一边的苍狼之狮的人示意了一下,下一秒两个女人嘴里的东西就被拿掉了。

    先拿掉的那个在瑟瑟发抖,而后拿掉的那个却……

    “啊……”

    一声尖叫却只来得及发出一个单音节就被木槿手中扔出去的匕首给结果了,鲜血溅了旁边那女人一脸,使得那女人更加的瑟瑟发抖。

    这一刻没有一个人觉得这个死去的女人无辜,他们有言在先,她不听也没有办法,总不能因她一人而让这么多人跟着冒险。

    这可是离敌营一百米的地方,随随便便来一个营的兵力就够他们呛的了,这里可没有狭隘的山谷挡道,每次只能有百来人上前,那围攻起来可是几千几万,他们完全就是虎口上的羊,插翅都难飞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