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至于吴庸,大小混了个千户,仗着他爹是个监军,架子摆得挺大,公子习性太多,那叫一个娇气,虽然没有很仗势欺人,但就这娇滴滴的模样跟个娘们似的,简直白瞎了一副魁梧的样子,在军营里哪里不是拳头说事,这模样很是让将士们看不上。

    所以不是他不欺人,而是人家压根就愿意搭理他,再加上这里是边疆军营不适帝都鄢陵,他也就只能装腔作势。

    除却之前做墨翎的亲兵木槿是营地的风云人物之外,这个作为监军的娇滴儿子吴庸可也是营地上的一号风云人物,完全就是大家无聊时候的消遣。

    这不,前脚嚎叫着进了军营帐,弄得军医帐一团烟雾,后脚吴庸晨起上茅房摔断腿的消息就像长了翅膀一样飞遍了营地的每一个角落。

    以至于晨起时士兵们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喂,吴庸上茅房摔断了腿你知道吗?”

    这句话在这个清晨俨然代替了,“你吃早饭了吗?”

    吴庸显然成了八卦榜的头条。

    吴庸躺在军医帐里哀嚎,得到消息的吴海连屁股上的伤都不顾了,愣是从榻上爬了起来,忍着痛由小兵扶着一瘸一拐的走去了军医帐。

    犹记得上一次吴庸这么哀嚎时是一年前的一次上战场,被人捅了腹部,差点搞得断子绝孙,至此吴海就尽一切可能不让吴庸上战场,军功这样就差不多了,怎么说也是他吴海的儿子,是国公府世子,读点金就行了,不用度太多,要是命都没了还要那一层金子干什么。

    一走进军医帐就听见了那熟悉的哀嚎声,吴海用尽了自己最快的速度一瘸一瘸的走近那哀嚎声。

    “庸儿,你咋样,庸儿……”这一声呼唤那叫一个心疼啊。

    听到了吴海的声音让吴庸顿时如溺水的人找到了浮木,那哀嚎声是更甚,“爹啊……爹……疼死我了……爹……”

    明明是个魁梧的汉子,愣是喊得跟没断奶一样。

    此时此刻无论是军医帐里的军医和看护,还是因为受伤住在这里的士兵,没有一个不鄙视吴庸的,这模样还当什么兵,回家喝奶算了。

    然即便再不屑碍于吴海的面子众人只能在心里腹诽。

    而吴海这个时候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满心满意的就只有他的儿子,他的独苗苗。

    “全贵,我儿他怎样了。”吴海也不找别人,直接找医术最好的全贵。

    “大腿骨头断了,需要休养上三个月甚至半年,期间不能太打动,不然骨头错位会变成瘸子。”

    吴海的心脏那是遭受到了一万点的暴击,上一次说要断子绝孙,这休养了三个月才恢复了过来,这一次直接来个要变瘸子,他儿子可好没娶媳妇呢,怎么说也是个国公的世子,现在又道边疆度了一层金,这回去怎么得也要娶上个三品以上官员的千金,现在给他来一句要变瘸子,这回去还怎么娶一个三品以上官员的千金,他吴海还怎么找一个三品以上的官员做岳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