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全贵,你可得给本监军好好治,需要多少药材都没事,军营里没有,本监军自费,你必须要保住我儿这腿,必须要让他好好的。”

    吴海急得拽住全贵差点没把全贵给拽散架了。

    “吴监军手下留情,老夫一把老骨头经不住你拽。”全贵一把拽住了吴海的手,再被他摇下去骨头就散了,“你听清楚老夫的话,老夫说要好好修养,摔断的骨头已经接好了,至少两个月内不能移动,不然一个不小心错位就瘸了,跟药没什么关系,主要是好好休息,不能移动,不然大罗神仙也扳不直吴庸的腿。”

    话落,全贵一把甩开吴海的手,然后踱着步子向外走去。

    自己不好好珍惜,就是把他老头子骨头晃散了也没用,明明是个公子哥非要来这个边疆,一身的毛病,他在军营这么些年还第一次见人上茅房把腿摔断的,也就只有这鄢陵来的贵公子能做出这种奇葩事。

    同样是鄢陵来的,瞧瞧人家白泽再瞧瞧人家将军,简直就不像是一方水土出来的。

    “来人,将少爷抬回营帐好生照料。”

    全贵还没走出几步,吴海那边就开始下命令了,什么千户什么监军的,少爷都出来了,而这叫得肯定是吴海自己带过来的人了,军营里可没几人给他这样的叫的。

    “是。”跟在吴海身后的两人应了一声。

    听到这一问一答,全贵没忍住停下了脚步,“若不想瘸,最好一个月内别移动。”

    搁下一句,全贵没再多说,踩着步子就出去了。

    全贵的话让吴海立刻制止了要上前的人。

    吴庸一听自己要在这里和这些粗鲁的人待上一个月整个人就要疯了,连忙撒泼,“爹啊,我要回营帐,我不要在这里,爹啊……”

    “行了。”大概吴海也觉得自己儿子这撒泼的样子有点丢脸,冷着脸呵斥了一声。

    这一呵斥让吴庸喊的更得劲,“爹啊,你不疼我了,爹啊,庸儿的腿好疼啊,爹啊……”

    此刻吴庸完全不知道他这一声一声的喊叫将在不久之后传遍整个军营,继他摔断腿这个事件之后再一次上了八卦榜首,让士兵们没事就学两句,爹啊,你不疼我了,爹啊,庸儿的腿好疼,简直就成了全营的一个笑话。

    “行了。”吴海又呵斥了一声,只不过没刚刚的那一声严厉,“好生待着,什么都没将腿养好重要,爹给你留两个人,让他们好好照顾你,有什么事让他们去做,听见没有?”

    最后一句吴海又带上了点呵斥,吴庸还想撒泼,但见他爹的神色不好,再一想他爹自己还伤着呢,就默默地闭上了嘴,“知道了,爹。”

    这样的吴庸让吴海松了一口气,混是混了点,好在还是听他的话的,摔已经摔了,他总不能让事情没有发生,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让人去查查,到底吴庸是自己摔下来的还是被人刻意为之,因为茅房建在后山,所以那里的路修缮过并不是很陡,就是摔下来也不至于摔断腿,他儿子怎么就摔断了腿的,最好别让他知道是谁从中作梗,否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