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话语连同绢帛同时丢下,墨翎几乎是飞窜的速度从营帐内窜了出去。

    木槿正好简单的料理完东辰的伤势,一眼便看见了飘落在地的那白色绢帛上的红色字迹,几乎是看完的瞬间,木槿的眼睛都红了,北堂骁果真就是个疯子,耳侧那一声声响起的报简直让木槿想立刻宰了北堂骁。

    “南星,地上这个没什么事了,去军医帐取个补血的药给他,你再检查一下其他地方是否有伤口,包扎一下即可。”地上这人也该是暗卫,于是木槿直接就找了他的同袍,搁下一句也起身向帐外飞奔了出去。

    白泽也一眼瞄到了那绢帛上的字,再加上有墨翎的命令在前,仅是慢木槿一脚就出去了,北堂骁欺人太甚。

    木槿飞一般的速度冲回了五营,五营的人正在吃早饭,见木槿来了,李牧刚想地上一个馒头,便听到木槿道:“五营听令,立刻集合,前往前线。”

    木槿一句话无论此刻是在做什么的,纷纷放下了手中的事宜,馒头吃一半的全部硬塞进了嘴里,或者直接就不吃了,纷纷拿上了武器开始列队,不过片刻间的功夫整个营地的兵马就集合了。

    百户们自发的点了人数,然后汇报。

    再然后木槿直接大手一挥以勇猛之势冲向了战场。

    此刻墨翎已经到了战场上。

    还在山坡上,就已经远远看见两军对垒之处,敌军的一辆架子车上,一个红衣少女被绑在车上的十字架上,而其旁边正有一人拿着她的手指在白色的绢帛上画着,这一幕几乎将墨翎的怒火激发到了极点。

    墨翎以最快的速度从山坡上穿过同样被这一幕给气得愤怒到极点的士兵们到了对垒之处。

    “北堂骁,两军交战不伤无辜妇孺,你这是要违背道义吗?”

    “墨翎,这是无辜妇孺吗?这是罗将军的千金,怎么能说是无辜妇孺呢?”北堂骁没有半点愧疚之意,反而开口狡辩。

    看见墨翎那气得要死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北堂骁只觉得此刻相当的惬意。

    事已至此,墨翎没功夫跟北堂骁争辩这些,这人就是个疯子。

    “我人已经来了,是不是该让你的人停下了,不然你堂堂一个皇子言而无信,是不是难以服众。”

    “哦,不好意思,我记性有点不好,你不说我都忘了。”北堂骁一副不是我说话不算数是我忘记了你都不提醒我是你不好的模样。

    说着,北堂骁对一侧的人挥了一下手,那人才果断的停止用罗莲手指上渗出来的血写绢帛。

    大概是听到了墨翎的声音,罗莲微微抬起了头,只是似乎没什么的力气,没有说话,只能勉强扯动嘴角勾起一抹惨白的笑容。

    而那指尖的血并没有被止住,还在不断的流淌,看得墨翎眼睛都红了。

    “北堂骁,人死了可就没价值了,你不觉得你该给人止止血吗?”慢几步的木槿骑着高头大马领着五营的兵从士兵们让开的道路中走了进来。

    虽隔了一些距离,但是刚刚墨翎与北堂骁的对话木槿可是听到了,这北堂骁简直就不是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