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想着木槿单手吊着车轮,单手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瓶子递给罗莲,“这是解药,吃完到一边躲起来,我自己爬,你站在这里我不好爬,乖一点,好吗?”

    墨翎听到木槿与罗莲说话的声音,差点死过去的心也活了过来,一只手紧紧地拽着车绳子,另一只手不论拼命地斩杀着最后几个哑卫。

    可再厉害,一只手也有漏网之鱼,那只漏网之鱼直接对着罗莲砍了过去,墨翎往后一退将那一剑给挡住,可也因为他的后退使得那吊在悬崖上的车友往后退了一点,碎石顺着车轮与山崖的摩擦又掉了一些下去,然后便没了声音,可见着崖底之深。

    不然不想走的罗莲见墨翎为了救她差点没拉住车,她深深的自责,不得不咬牙结果木槿受中共的瓶子,“木槿,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说着将瓶子里的药倒进了嘴里,然后从车子底下爬向了另一侧。

    那边北堂骁见罗莲被救了,先是很暴躁,再见墨翎还抓着车不放,就知道那个木槿也是他在意的,立马又兴奋了起来,可墨翎就跟铁打的似的,砍了那么多下还能打,眼见战场那边的打斗声越来越小,北堂骁知道那边的战争怕是要结束了,要是到时候有援兵过来,这墨翎肯定又死不了。

    还有这边,哑卫也不多了,也不知道撑不撑得到那个时候,如今只能赌一把了。

    于是北堂骁高声大喊:“砍车子,砍车子。”他就不信了,这步境地了还弄不死墨翎。

    哑卫闻言立刻攻向了车子,而墨翎却是红了眼。

    木槿则荡着快要没什么力气的身影用手去抓崖壁。

    车子本就在山林里颠簸许久,再加上设置了机关,这轮车就靠几根轴固定在两块板上,所以当哑卫寻了一个空荡砍到车子的时候,一刀便将那车轮子砍了半边下来,以至于木槿就要抓到崖壁的身子不得不又悬空了过去。

    身上的伤口渗着血又是打斗至今能这么吊着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木槿就觉得可能失血有些多,人有点晕乎。

    这个时候又有一个哑卫钻了空子又砍了那车轮上的板子一下,嘎吱嘎吱,车轮子在嘎吱声中终于断落。

    快得让木槿都反应不及去抓岩壁。

    而下落的身子想抓岩壁就更难了。

    断裂的声音让墨翎回眸,当看见那抹娇小的身影落下了悬崖之际几乎想都没想一剑砍了那个砍断轮子的哑卫然后就那么跳了下去。甚至还将最后仅剩的一点力气用了千斤坠,只为赶上先落下的那人,直到将人给搂进了怀里,整颗心才踏实。

    不知深度的山崖,没有力气的身体,让木槿意识到自己这一次大概活不成了。

    怎么办,她刚刚才决定跟墨翎好好的爱一下,连坦白都还没来得及坦白就这样要结束生命了。

    好歹给个机会让她告白一下。

    “阿槿,我说过,你永远别想逃开我,便是死也不能。”

    耳侧蓦然响起了墨翎的声音,腰间被一股力道给缠上,木槿闭着的眸子猛然睁开,入眼的是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面具,被砍了那么多下都没疼得流一滴眼泪的木槿在这一刻竟是湿润了眼睛,这个男人竟然跳了下来,就在她以为他们再也见不到的时候他竟然跳了下来。他怎么可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