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小白。”沈连翘推了苏染白一把,有些腼腆的笑了笑,是个比较内敛的小姑娘。

    “唤我槿姐姐吧。”木槿知道自己估摸着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日子了,至少得能动,虽然是轻微骨折,可也不能开玩笑,她才不要做瘸子。

    “槿姐姐,你是和大哥哥遇到仇家了吗?”

    木槿笑了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她什么都不知道。

    “槿姐姐,我猜你和大哥哥感情一定很好,你不知道,把你们救回来已经两天两夜了,可是大哥哥的手一直抱着你,掰都掰不开,爹爹说不能强行,所以就这么将你们了放了两天两夜,还好你们醒了。”苏染白一边说一边帮木槿拉衣裳。

    抱着她掰不开?

    所以不是仇人吗?

    “刚刚大叔说我脑中有淤血,记忆受了点影响,一时间也不太记得了。”这个借口不错。

    “槿姐姐你真可怜。”苏染白一脸的难受。

    可怜?

    木槿失声笑了笑,她还是第一次被人可怜。

    衣衫脱下,木槿才发现自己身上裹了一层玩意,不过却都断了,木槿也没多在意,脱了衣衫,才看见衣衫上到处是窟窿,怪不得身上那么疼。

    “槿姐姐不要动,我给你处理一下后背的伤口。”沈连翘爬上了榻跪坐在了木槿的身后,细声细语的说道。

    “谢谢连翘。”

    “应该的。”沈连翘羞涩的笑了笑。

    在两个小姑娘的帮助下,木槿成功的换掉衣物,并将身上的伤口给包扎了,感受着自己快要裹成木乃伊的上半身,木槿简直无语到了极点,这得多大的仇,要这般对待一个女子。

    算了,现在她只要快点养好伤就行了,其余的以后再说,只要没人来惹她就行了,至于惹了她,呵呵,就别怪她不手下留情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沈苍术领着墨翎到了另一间房。

    “坐下,我先给你号号脉。”

    墨翎很配合。

    号完脉后,沈苍术眸色沉了沉,“你与那姑娘一样,失血过多,身体虚弱,不过你内伤比那姑娘重多了。”沈苍术能想到,定是这人护了那小姑娘,不然那小姑娘不可能内伤那么轻,要知道大河流里什么暗礁都可能有。

    “我右臂不太能动,劳烦看一下是不是骨折了。”墨翎没在意,只要不死就好,伤重完全是意料之中。

    “你先脱了衣服我帮你处理一下外伤,胳膊我等下去找两块板子,顺便也帮那个姑娘一起弄一下。”

    “麻烦了。”墨翎客套了一下。

    然后就进入了包扎治疗模式。

    那边苏染白收拾好了木槿这才想起来没给墨翎拿衣服,于是又窜到她爹的屋子里找了两套衣服给送了过去。

    从沈苍术来到帮两个人治好伤,绑定好骨折,差不多都过去小半个时辰了。

    收拾好之后沈苍术带着连翘回去配药了,而苏染白则到自家的灶台上煮了点吃的给木槿和墨翎送了过来。

    然后嘱咐了两人好好休息,连忙飞奔的离开了,她要把这个好消息去告诉爹爹。

    苏染白的离开,顿时让这个农家小院里就只剩下木槿和墨翎两个人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