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慢点,小心腿。我是你相公,你靠着我是该的,不要怕。”

    见鬼的相公,能捏死他不。

    “你给我闭嘴。”吼完一声,木槿发现自己尿意要憋不住了,懒得跟墨翎吵,正好借此避免刚刚自己干的蠢事的尴尬,想着哗啦一下坐了起来,“那个谁,你给我让让,我要下地。”

    听到木槿的称呼,墨翎眸光闪了一下,随即轻声道:“我不是那个谁,我是娘子的相公,娘子唤我一声相公就好。”

    木槿只觉得额冒青筋,就没见过这么没眼色的人,喷着火的眸光瞬间变得阴测测的,“你说我会医术,那么我是不是也会毒术?”

    墨翎的身子蓦然僵了一下,被木槿用毒制住的几次记忆都不太美好。

    木槿本只是随便说说,然看墨翎的反应,木槿有些槽糕的心情顿时美好了。

    墨翎深邃的看了木槿一眼,开口道:“既然阿槿不想喊我相公那就喊我名字吧,君子如珩,羽衣昱耀,阿槿唤我子珩或者阿珩都好。”

    什么乱七八糟的,一个名字要说这么啰嗦吗?还有什么阿珩子珩,跟他熟吗?

    “没姓吗?”

    “墨。”

    “墨?”

    “墨。”

    “知道了。”木槿不耐的挥了挥手,“墨子珩,劳驾你让让,我要去茅房。”羞涩这玩意,在木槿这里不存在,她又真是这古代的女子,将上茅房这种事情羞于启齿。

    她现在只想眼前这人快点让让,她要憋不住了好吧,要是这么大人还尿裤子她还不如去死算了。

    倒是墨翎不自在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毕竟亲都亲过了,以后她就是他的妻了,是要坦诚相对的,比起那个,这个算不得什么。

    “你腿脚不方便,我抱你去?”墨翎边说边起了身,因为是和衣而睡,所以并不需要再穿衣。

    木槿看都没看墨翎一眼,小心的挪动着身子向榻边而去。

    他抱她,开什么玩笑,一副白白净净的模样就不说了还伤了一只胳膊的模样,木槿表示很不看好。

    “你行吗?”于是木槿边移动着身子边嘴欠的质疑了一句。

    虽然不是质疑某方面,但作为一个男人被自己喜欢的女子问你行吗,这确实不是什么好经历。

    黑了一下脸,墨翎幽幽地看着木槿,“你可以试试。”

    “呵呵……”木槿皮笑肉不笑的看向墨翎呵呵了两声,“我不想伤重,要是你真好心,麻烦给我找根棍子,我自己来。”要不是上茅房这事不能被代替,她真心不想动,免得骨头错位。

    木槿话刚说完,墨翎直接单手揽过已挪到榻边的木槿的腰一个用力就将人给抱了个悬空,悬空感让木槿下意识的伸手揽住了墨翎的脖颈,因为个子的问题,木槿的脚刚好离地半尺之拒。

    “你特么的属流氓的吗?”刚一稳住身子木槿就破开大骂,特么的欺负她腿伤了是不是,“什么君子如珩,我看你君子如氓,你爹娘一定给你名字起错了,你就一流氓。”

    “放心,只对你流氓。”墨翎勾着唇角抱着木槿出了屋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