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他现在对她这么好,她腿好了还怎么逃。、

    可这不是对她好,而是对他的那个娘子,这种感觉真是好生矛盾。

    算了,不管怎样,现在占着这身体的是她,人都这样了,总不好见死不救。

    想着木槿费力地动了动身子,坐到了一个合适得位置然后将手从他得背后伸到了他的腰腹之处凭着感觉解了他的腰带,然后直接从背后从他的双肩上把衣服给扒了下来,就扒衣服的功夫也扒的木槿气喘吁吁,一个是因为她腿不方便没办法起身支撑然后得力,还有一个就是这人太重了点,她现在力气有限拉不动啊。

    老虎的爪印在他身后留下了深深的抓痕,不过比起这外伤这内伤可就重多了。

    衣服被扒开,墨翎身上的匕首也掉出来了,木槿正好拿它划掉他身上的绷带,再慢慢挑出陷进伤口里的碎布,然后洒药,待这做好之时,苏染白刚好带着去完陈大发家的沈苍术赶了过来。

    看见来人木槿呼了一口气,总算省了她给墨翎包扎伤口的力气了。

    “劳沈大夫帮忙包扎一下。”

    沈苍术看了木槿一眼又看了墨翎的伤口一眼,处理的很好很专业。

    沈苍术是男人又没受伤,于是一个用力便将趴在榻上的墨翎给拽得坐了起来,然后小白和木槿扶着,沈苍术也好给他包扎,不一会儿就包扎好了,然后沈苍术直接将人以趴的姿势放好。

    这个时候木槿又开口了,“沈大夫可有银针之类的辅助治疗之物?”

    这人内伤太重,这样下去得落病根,木槿好人做到底,就当弥补一点占据她娘子身子的愧疚吧。

    沈苍术看了木槿一眼没说话,却是从一边的药箱柜子里取出了一包银针递给了木槿。

    木槿伸手接过打了开来,看了看,随即双手并用刷刷刷地全部扎到了墨翎裹着绷带的后背之上。

    先不论这手法,就看着隔着绷带扎针的,若不是对穴位十分熟悉,谁有这个魄力。

    且这一手一看就很是专业,这让痴迷医术的沈苍术眸光一下子亮了。

    苏柒白在一边抽抽的没吱声,她是知道这是医术的一种,但是为什么槿姐姐会,且看上去好复杂的感觉。

    “姑娘这好手法。”沈苍术赞了一句,还没来得及说下一句,刚刚趴在榻上没动静的墨翎突然动了一下,更是往榻外挪了一寸,一口鲜血就那么从口中吐了出来。

    见此,苏柒白连忙跑到厨房去舀水准备给墨翎漱口。

    见墨翎把郁结在心胸的淤血给吐了,木槿刷刷刷的收了银针,然后又换了个手法又扎了一遍,这一次墨翎没吐血,不过人却是醒了。银针刺背的感觉只有微微的刺痛,并不明显,却是能感觉得到。

    墨翎用手背抹了一把嘴角,然后将头从面朝榻外变成面朝榻内就那么看着一脸肃然的木槿,“娘子……”一声娘子喊得满是缱绻,让木槿一根银针差点扎歪了。

    于是木槿不满的垂首去瞪墨翎,然却对上了一双满是柔情的双眸,只觉得那眸子好似深渊裹着缱绻将她给吸了进去,还有那勾起的唇角,将那张容颜给衬托得将这世间的一切美好都给比了下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