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木槿只觉得自己的心不受控制的跳了一下。

    再然后木槿慌乱的躲开了眸子,而这一幕让墨翎笑得更加欢了,他只想说这伤伤得值。

    正在木槿想着怎么打破这奇怪的气氛的时候,苏柒白端着清水进来了。

    “大哥哥,你漱漱口。”

    听到苏柒白的声音,墨翎收敛了面上了表情转首看向榻外,就见苏柒白满脸的愧疚,眸子更是红红的,显然哭过的模样。

    轻叹了一口气,先微微抬身接过苏染白的水漱了一下口才道:“大哥哥的伤跟小白无关的。”

    一说到,苏柒白又要哭了,“都是我……”

    “就因为小白大哥哥还救了一个人呢。”墨翎对救人没什么概念,但不妨拿来转移苏柒白的视线。

    一听到这苏柒白眸子一亮,“小兔的爹也被大猫伤了,说是一个仙人救了他,是大哥哥对不对,是大哥哥救了小兔的爹对不对?”

    “可能吧。”墨翎也不知道那人是谁,不过是荷花村的人,应该是吧。

    “病人需要多休息,小白,你就不要跟病人说话了。”沈苍术适时的开了口。

    “哦,小白知道了。”一听沈苍术的话小白立刻觉得自己不该多话,便乖巧的退到一边了。

    这时木槿已经收了墨翎背后的银针重新放好,不过没有递给沈苍术而是道:“沈大夫这银针能借我几日吗?”

    “好,好。”沈苍术搓了搓手掌立刻答应,“冒昧问一句,姑娘是要每日都给这位公子扎针吗?”

    这木槿没什么好隐瞒的,“他内伤太重,需要辅助调理几日,光喝汤药不行。”特别是这汤药药效太低,不过作为半残废木槿没资格要求什么,有的喝就不错了。

    “那我能每日来观摩一下吗?”沈苍术激动的说道,说完之后觉得不妥,“那个我不是要偷师,就是想看看,这手法太震惊了。”说着,沈苍术觉得一张老脸都红了。

    “沈大夫是恩人,若是想学,我教你都可以,不过这需要精通穴位,不是随便就能学的。”木槿倒是不吝啬。

    “可以学吗?”沈苍术搓了搓手,随即道,“我这就回去研究穴位,真是谢谢姑娘了,姑娘要是有什么事尽管吩咐便是。对了,姑娘既然懂医术那么老夫开的方子怕是不合姑娘的心意,毕竟那些都是普通的方子,姑娘可需要换方子,药材什么的姑娘不用担心,老夫常年采药,家里药材多得是。”

    木槿想说不用,但想想那方子的确效果不好,正好对方要学她的银针刺穴,倒不是她要报酬,而是怕对方心里不踏实。她不妨换个药试试,早点好早点离开,当然这药材她不白用,等她好了她会想办法归还的。

    “那就有劳了。”木槿最终是应承了,“小白,能给姐姐去取个纸笔吗?”

    “好,好。”苏柒白立刻跑了出去。

    不一会就拿了回来。

    木槿接过刷刷地写满了一张,尽量写一些普通的药材,不过搭配起来效果会更好一些的药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