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再有一次眼睛可以换个地方了。”墨翎的声音除了冷之外还有一股威慑力,让人不自觉想要臣服的威慑力。

    门口的几个人没敢吱声。

    墨翎伸手扶着木槿下榻。

    就在这时院子里正对着屋门冲进来了一人,“让你们给我弟弟看病不是让你们好吃好睡养着的,我弟弟又开始抓了,你到底是怎么看的,怎么看的。还有你们,让你们喊人是让你们在这发呆的吗,一个个都不想活了吗?”

    人影还没有到跟前,一句句质问斥诉就那么砸了过来,有呵斥木槿墨翎的有呵斥门口站着的几个家丁的。

    几个家丁吓得跪下了地,至于墨翎与木槿则是半点反应也没有,该干嘛干嘛。

    武花花冲到门口的时候,木槿刚好坐在了轮椅上,而墨翎则是替她理了理有些折痕的衣衫,这一幕很美很和谐,但就是这一很美很和谐的一幕狠狠地刺激着武花花的眼和心。

    “你们……”只是一句咒骂还没出口,木槿直接一个冰冷的眼神丢了过来。

    “不急吗?”什么都没有只这淡淡的一句。

    这时墨翎直接推着木槿的轮椅就往前走。

    不管是墨翎无视一切的态度还是木槿那掐中命脉的三个字直接让武花花将要出口的话给憋了下去,只是那双掩盖在珠光宝气下的眸子又阴暗了几分。

    不一会几人就到了隔壁院子的屋子,再次见到了被重新绑上四肢挣扎抓狂的武大仁,木槿仅看了两眼上前都不上前便直接开口道:“我有没有说过要配合?你们不配合把病人作死了可别赖在我头上,你们是无所谓,但我的金字招牌可不能砸。”

    “我们怎么没有配合了,哪一样不是按你交代的来做的。”武花花不满的反驳道。

    “我说过只能喝一点稀粥,你们给他吃了什么,肉吗?或许他的命没两块猪肉值钱,不如多喂点还省了药费。”

    木槿的话让武花花一僵,她这个弟弟是肉食主义者,这不刚一舒服了就想要吃肉,哪里一点粥就能打发,她实在看不下去他的哀求给了点,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吃已经吃了,以后不吃便是,你现在想个法子让他不难受。”武花花不觉得自己有错,只让自己以后不被弟弟哀求心软就行了,这命令的姿态可谓是要多欠扁就多欠扁。

    闻言,木槿拨了拨落在胸前的发丝,“嘴馋的事恕我无能为力。”

    “你别太过分。”武花花认为木槿故意瞒着不说。

    “我过分?”木槿抬眸看向武花花,“首先,是你们自己不遵守犯了忌讳,其次从早上到现在我和我家相公滴水未食,谁更过分。”

    明明是剑拔弩张的气氛,明明是再严肃不过的话语,可墨翎却整个人从冬天转到了春天,只为木槿那一句相公。

    木槿对气息很敏感,墨翎陡然变化的气息让她一个疑惑,不过只是片刻她才想起自己刚刚说了什么,顿时有一种要抽自己一嘴巴的冲动,她刚刚只是觉得这样有气势随口就说了,哪知嘴一个没把门说溜了,都怪他整天娘子娘子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