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臂膀上的木板早已被墨翎给切断,只不过他没用右手持剑罢了。

    此刻见木槿坐在地上一副呆呆的模样,还有半脸的血,墨翎只觉得整个心跳都停止了,对于身后砍来的利剑完全不顾,只双手抓着木槿的双臂使劲的摇晃,“阿槿,阿槿,看着我,阿槿,阿槿,你告诉我你怎么了,阿槿,阿槿,你哪里伤着了,阿槿,阿槿……”

    阿槿

    阿槿

    阿槿,我爱你。

    阿槿,我想遵照自己的心意好好的活一次,想为自己也想为你好好的活一次,哪怕下一刻是在碧落黄泉,我也甘愿。

    阿槿,别想丢下我,别想……

    阿槿,我说过,你永远别想逃开我,便是死也不能。

    阿槿

    阿槿

    一个个画面好似被按上了倒转带在那种不断的闪现不断的倒转,激流的湖水,百丈的悬崖,耳侧的喃喃轻语,血流成河的战场……

    原来她一直就是她……

    而他……

    墨……子珩……

    又或者

    墨……翎……

    画面的冲击脑袋的晕眩墨翎的摇晃,最终让木槿闭上了眼睛,就那么晕倒在了墨翎的怀里。

    “阿槿……”

    晕倒之前,木槿耳侧依旧响彻着这一声孤狼的哀嚎,听得她的心好疼,她好想说她没事,但晕眩感却极快的剥夺了她的意识。

    看着怀中一动不动的人,墨翎几乎是抖着手去碰她的脉息,

    明明只是咫尺的距离却是用尽了墨翎满身的力气,他不确定若是摸到了是不跳动的气息他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

    好在上天垂帘他,当那跳动的气息在他指尖下一动一动的时候,他觉得让自己奉上整个世界他都愿意。

    墨翎的不管不顾直接苦了两个属下,西暮和后赶来的南星直接爆发性的冲到了墨翎的身侧形成了两股防御之墙,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杀一双。

    “完事之后砍下人头全部送到县衙那个女人的房间里。”

    冷着声丢下一句,墨翎伸手将不省人事的木槿给横抱在怀里,起身,离开。

    “是。”

    善后的两个属下连忙应声,所剩不多的杀手终于意识到败势更意识到惹了不该惹了人,连忙想要撤退,但已经迟了,等待他们的除了地狱就只有地狱……

    木槿再次恢复意识之时所做的第一件事并不是睁开眼睛,而是在思考,自己要怎么去面对墨翎。

    掉下悬崖能活着,是一件很幸运的事。而救他们的人是墨翎的舅舅这也成了另一件幸运的事。

    唯一不幸运的就是她失忆了。

    失忆了不可怕,再次爱上墨翎也不可怕,因为爱早已印入骨髓,即便没了记忆还有本能。

    可怕的是她干了一件蠢事,那就是自己吃自己的醋,这就算了,还跑了,不要说墨翎,换她也要炸毛,特别是这些日子墨翎算是赔尽了所有的好,她还依旧不识好歹的跑了,他要是知道她恢复记忆了会怎么对她?

    所以她是要装作继续失忆,还是要装作失忆过后再度失忆,只当自己才从悬崖上落下来,把这一个月的事直接给选择性忘记?

    总觉得不管哪一个都有些危险,她到底要选哪一个,或者一个不选,一个不选那她该怎么办?要不扮演一个别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