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做的事,短暂的相遇之后秦玖再次踏上了路途,而墨翎则带着木槿窝在这不起眼的小镇上的不起眼酒楼里养伤。

    为了不再多生麻烦,没再特意找个院子,就窝在了这小酒楼里。

    风尧每天早出晚归不见身影,墨翎也不多问,大家都是独立的个体,谁也不需要去妨碍谁。

    这一窝就窝了四五日,而这个时候木槿不用再单脚跳了,可以试着慢慢走了,只不过走姿不太好看,有些一瘸一拐罢了。

    木槿觉得可以赶路了,不需要再为了她的脚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这样很容易会遇到麻烦。

    墨翎不同意,说不必在乎多上几天的时间,等养好了,快马加鞭回去也不迟,更何况现在战场根本就乱不了。

    就在这两人有争议的时候,整天出去闲逛只偶尔吃饭出现的风尧出现在了墨翎与木槿的房里,并很严肃的对他们说,“有两方人马在朝着这边赶来,已经到了城内,来势汹汹,很是不善。你们换个地方待着,待我替你们引开目标,半个时辰后你们朝着东边走,不要回头。”

    墨翎与木槿谁也不会以为风尧在开玩笑,谁也不会以为他在危言耸听。

    墨翎落崖,他的人分散在四面八方找他,所以来这边的人并不多,他分了人动苏尘和苏家姐妹回鄢陵,又让西暮去探路,而西暮没回来大概是被什么缠上了,南星又跟着秦玖走了,所以遗漏了那些人的到来很正常,这就是他为什么不拒绝风尧跟着的原因。

    他自己无所谓,但他不想他的阿槿跟着受累,哪怕让他欠下一份情,但是……

    “为什么?”为什么帮到这个份上,引开敌人什么的这是直接将危险引向自己,是,他们是有利益的短暂盟友,但能告知就是最大的帮助了,此刻竟是要直接替他们引开,这就过了。

    “呵……”风尧耍着扇子轻笑了一声,随即眸色带上了点迷蒙,其实他也很想知道为什么,“就当提前付一点诊金吧,毕竟我这毒还指望小家伙,要是小家伙出事了,我找谁解毒去。行了,别废话,麻溜的走,再迟就不用走了。”

    这些话既像是借口,又像是真话,因为每一句说得都不假,但同为男人,墨翎还是有了点男人本身的直觉。

    但不管怎样,今日这情是要欠下的,只能待来日方便的时候再还。

    “话不多说,多谢,以后定还之。”

    “以后以后再说吧。”风尧不甚在意的甩了甩手,深深地看了木槿一眼,然后没多说一句直接转身就走了。

    而墨翎直接开始收拾东西,其实也没啥,就两件换洗的衣物,收拾好之后直接对着木槿半蹲下了身子,“阿槿。”时间紧迫,容不得木槿这一瘸一拐的。

    木槿看了看风尧离去的方向,趴在了墨翎的后背伸手环上了他的脖子,再然后两人一同跳出窗外消失在了酒楼之中。

    墨翎和木槿不知道风尧到底做了什么,他们离开的方向没有遇到半点障碍,乃至之后的十来日也没有遇到障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