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墨子珩,你以为我三岁?”

    “不,我三岁。”

    “所以呢,在荆棘谷底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木槿自己已经深思过了,墨翎对她的态度是从荆棘谷底上来之后改变的,之前也有改,但就他在沼泽地问她是不是男人那个问题就足以说明他那个时候还不清楚,但自荆棘谷底上来之后他态度就变了,变得跟磕坏了脑子一样,而她也就昏迷了那么一次,所以那次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是说哪次无意的接触出了问题?

    聪明的媳妇真的不好,他还什么都没说,她就直击要点。

    “阿槿,过去的事咱能不提吗?”

    “不能,我必须要知道你是怎么知道我是女子的,这样我以后也好不让自己露馅不是?”

    怎么可能露馅,他是太关心无意中碰了不该碰的才知道的,其他人有他在谁敢,他直接废了。

    “有我在,你不会露馅。”墨翎舔着脸说道。

    “你不可能事事顾及到我,总有你不察的地方,所以说说吧,将军大人,你是怎么知道小女子的身份的,恩?”这话已经有了生气的征兆。

    “长夜漫漫,阿槿,咱做点别的,不说这些无聊的废话。”说着墨翎一个翻身将木槿压下直接吻了过去。

    木槿一个歪首躲开了吻,“墨子珩,你现在胆敢再撩我一下,我让你以后都碰不着我你信不信?”木槿表示坚决抵制诱惑,必须要知道答案。

    木槿的话让墨翎印在木槿脖颈上的唇没再敢动一下,他信他怎么不信,要是她当真不让他碰,他怎么敢碰,爱她才碰她,让她不高兴的事他怎么会做。

    木槿这态度,墨翎知道今日是躲不过去了,看着架势说了之后他不知道怎样,但不说显然不会有啥好日子过了。

    “我说。”

    听到这话木槿表示有些满意。

    “首先你不许生气。”

    “看情况。”听着挺严重。

    “其次我不是故意。”

    “恩。”木槿敷衍的应了一下。

    “阿槿,你要相信我真的不是故意,我是太关心你不是故意亵渎你的。”

    木槿抓住了一个关键词,亵渎,当下气息不好了,但为了让墨翎继续说下去生生忍着,“怎么个亵渎法?”

    墨翎知道现在骑虎难下了,伸头一刀缩头一刀,直接就说了说来,“荆棘谷昏迷那日早上,我比你先醒来片刻的功夫,我看见你一动不动我不知道你怎么了,本能的伸手就去摸你的心脉看你是否还活着,哪知一碰就碰到了一片柔软,所以……”

    没有了所以,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还所以什么。

    虽然现在这柔软已经被他近距离揉捏过好些次了,但这是情动,跟那时不一样,那是先不说两个人的关系有些僵,他那是趁人家昏迷占了便宜,哪怕是无意这又是一种罪责。

    木槿能说什么,对于已经被数次近距离揉捏过的地方现在告诉她不小心碰了一下,她能说什么,但是……

    “你怎么知道柔软就是女人,你摸过谁?”不是说不近女色吗,怎么知道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