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哪个都不好证明,明明墨翎这模样看着一点事都没有,鬼才相信他伤重,到底是为什么不死,这命怎么就这么大,那么高的悬崖都不死,老天简直就是好太垂怜他了,还有那个木槿,对,还有那个该死的木槿,竟然也成将军了,老天到底有多偏爱他们。

    “吴监军,不是末将说你,翎现在又不是主将,身子又不好,休息一样怎么就碍着你了,你是监军监军知道吧,监督的事整个军营,不是监督一个叫墨翎的,麻烦你能分分主次不,现在主将换人了,你这监军是不是也该换目标了,最近战事有那么吃紧,你不该去好好监督战事吗?跑来监督一个没权势的过气将领有意思吗?”

    白泽这话听着可损了,不知道的还以为白泽跟墨翎有多大的仇,这句句往人心窝子上戳,左一个没权有一个没权的。

    吴海脸都绿了。

    “左一个过气右一个过气,幸亏本皇子知道白副将和翎世子关系不错,不然还以为两位是有多大的深仇大恨呢。”

    墨仁昀不请自来。

    “吴监军只是尽职责罢了,在吴监军的眼里只要身在营地就是他监督的对象,所以吴监军如此做并没有任何的错,不是么?”

    大概是有人来帮自己,吴海脸色瞬间好多了。

    “三殿下谬赞,下官只是尽本分而已。”

    白泽不爱搭理墨仁昀,“翎,小木槿呢,是不是身体特别不舒服,床都起不来了,我去瞧瞧。”自第一场墨仁昀战败,在回军营的途中白泽和他交了手,就知道两个人今后定是不死不休,既如此,还不到装孙子的时候他没有必要装孙子,把大爷装好了,以后装孙子才不憋屈。

    白泽的明显不待见让墨仁昀黑了脸色,不过不急,有能耐他不会鄢陵,呵,这里是平等级的将领,但在鄢陵呢,他再是宫女生的也是皇子,而他母亲再高贵,他也就是一个大臣之子。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看他到鄢陵还怎么横。

    白泽都直接甩脸,墨翎能给到哪里的脸去。

    “三皇子来此是寻吴监军的吗?是的话,两位请便,墨翎身子不舒服就不奉陪了。”话落墨翎转身直接走回自己的营帐。

    “别急着走啊,这不是七年不见找你叙叙旧吗?身子不舒服要休息,总不至于话都不能说吧。”墨仁昀也是个脸皮厚的,说着直接抬脚就跟着墨翎跨进了营帐。

    可怜吴海一人被扔在外面,最后只能回头土脸的离开了,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不是把三皇子殿下给弄来了么,这位虽然是宫女生的,但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呵,他就坐等好戏吧。

    帐内,木槿衣服没毛病,不过发丝并没有束,只是用一根发带束缚着。

    一张脸不知道是刚刚被墨翎给撩得过了,还是自己趴在棉被上捂得,脸色有些红晕。

    天天看见一个人不会觉得有什么变化,两个月不见,白泽觉得木槿似乎又变得美艳了一点,本就娇小,这一看总感觉又柔弱了几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