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皇家从来就是这么无情。

    而墨翎如此得军心怕也是与他的维护密不可分吧。

    在墨翎的近卫来禀告墨翎的时候,那边木槿已经跟着吴海和墨仁昀去了吴海的营帐。

    而吴海营帐内的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饭菜,这明眼人一看就是有备而来。

    “这个点刚好用晚膳。”吴海却是欲盖弥彰的解释了一下。

    而对此木槿那是半点也不在意。

    相互客套了一下,然后三人分别在桌子的三面坐了下来。

    木槿看了看桌上的菜闻了闻那味道,分分钟的将集中药材在脑中混合在了一起,结果是与mei药功能几近相等的迷幻神志之药,或者说比mei药更甚,至少中了mei药神志还能勉强清醒,但这迷幻神志的药可就连带神志也一并模糊了,至于会被模糊成什么样子,这就不好说了,因人而异。

    刚一坐下,吴海立刻执杯倒了一杯他常饮用的甜酒递给了木槿,“军营不得饮酒,这是老夫经常用的甜酒,就以此向木小将军赔个罪,老夫先干了。”说着吴海直接就一饮而尽。

    木槿握着就被用手指摩挲着杯沿,似笑非笑的看着吴海,“吴监军这是替自己赔罪呢还是替令公子赔罪呢?”甜酒啊,甜酒也是酒,她这酒品可不太好呢。

    木槿的话让吴海的脸色僵硬了一下,替自己赔罪?这脸他可拉不下来。

    “替犬子刚刚的口无遮拦赔罪,养不教父之过,这军营上上下下这么多人需要老夫来监督,一时就疏忽了犬子的教育,当真是对不住木小将军了。”吴海僵硬着脸赔了个笑脸,更是在话语上拉高了一下自己的地位。让自己可以赔笑不赔得那么没地位。

    若是换一个正三品的将军坐在这里让吴海赔笑,吴海说不定也乐意,关键是这人是从一个小兵短短两年内混到了将军,还是跟他从小兵就不对付的人,甚至让他多次动了杀机都没有杀死的人,这样的人叫他怎么赔笑他赔得很是不甘愿,都赔得恨不得扒她的皮抽她的骨。

    “令公子是成年人了吧,不如让他亲自来赔个最矮,这事就当过了,毕竟不提其他,就木槿是皇上亲封的官职来说,令公子可是在污蔑朝廷命官哦,这事可不小,还有我家将军,吴监军觉得那些话到了我家将军的耳朵里会如何?”木槿一口一个我家将军,一副好似深怕别人不知道她跟墨翎有什么的样子,还故意喊得柔和了一点,想让人不误会都难。

    这不,墨仁昀听了愣是端起了酒杯把自己面前的酒给喝了,当然,依旧是甜酒。

    吴海面色僵了一下,看了墨仁昀一眼,然后道:“应该,应该。”嘴上应和了一声,“木小将军训练一天也该饿了,就和三殿下先行用膳,老夫那个混账儿子老夫亲自去喊,定要他来给木小将军赔罪。”说着直接起身麻溜的走人,完全不给木槿喊住他的机会。

    他正愁没机会闪人,此刻正是好时候。

    对于吴海的积极溜走木槿并没有打算喊住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