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舌头在舔着,木槿的手也不规矩了起来,就那么从墨翎的脖颈间顺着他的衣襟口探了进去,有些冰冷的手划过那光滑的肌肤让墨翎整个人都颤了颤。

    “木槿,你以为这样就能躲避惩罚?”墨翎按了按心神不为所动的开口道,这种事必须要勒令,不能发生第二次。

    “惩罚什么?”木槿松开了墨翎的耳垂,一副还能无辜的模样,虽然看不见但是那语气可是将这无辜体现的半点不差。

    这世上能让他气得牙痒痒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的人大概也只有身下这一个了,果真是个妖精,就是来祸害他的。

    “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墨翎的声音已经被木槿撩拨的低沉嘶哑。

    “吃你啊。”说着木槿身子往下一缩,将唇印在了墨翎那被她扯开衣襟的胸膛之上。

    墨翎怕压着人,直接搂着木槿的腰一个翻身让木槿压在了他的身上。

    大概是行动得到了自由,木槿的动作越发的肆意了。

    墨翎躺着没动,不是不想动,而是要将话给问清楚。

    “你中药了?”

    “什么药?”木槿呜咽着声音说道,却也只是回答了一句,便继续顺着他的胸膛往下滑。

    墨翎觉得自己智商被木槿这么一撩拨给撩拨糊涂了,在吴海营帐的时候她都提醒他了,她自己怎么可能中药。

    所以……

    “你喝酒了。”是肯定不是疑问,碰到她他的智商几乎都不在线了,当时就顾着木槿不被墨仁昀祸害了,别的竟是忽视了,再说了,吴海那是甜酒,不是什么厉害的酒他也没在意,没想点一点甜酒也让她变成这样,真亏他去了,这妮子不能喝还喝,要是他没去怎么办,想着墨翎的气息又沉了几分。

    “有点甜,不喜欢。”木槿呜咽了一声。

    “当真想吃我?”哑着嗓子的墨翎用着满是危险的口气问了一遍,他正好没想到办法惩罚她,既然她给他送上门来,自己的媳妇他没有不接受的道理,他必须给她留点深刻的映像让她以后不敢再乱来。

    她不清醒他可以不要了她,至于其他的,比如平日里她害羞不愿意做的事情今日差不多就可以做一做了,不要说他趁人之危,这可是她自己说的,而他最多引导一下罢了。

    “不给吃吗?”木槿完全不知道自己深入虎穴,用着迷蒙醉人的音调反问着。

    “给。”墨翎哑着嗓子道,“只是你会吗?”

    木槿顿了一下,然后似是为了证明什么,义正言辞道:“我会……”

    说着就顺着墨翎的脖颈一路往下吻着,手也肆意的在墨翎的胸膛之上乱摸着,不过显然折腾了好一会,折腾得墨翎快要按耐不住体内的恶兽了,她还只是在墨翎那光洁的胸膛之上折腾,就没有越过墨翎的小腹半步。

    墨翎忍了又忍实在忍不住了,一个翻身侧躺,将趴在他身上的人给搂进了怀里,二话不说先扯了她的衣裳,一拉棉被盖住两人,然后一边搂着她光洁的上身吻着她的脖颈,一边拉过她的手按在自己的小腹之上,对她道:“来,我教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