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而没准头的利箭遭殃的就是下面的那些士兵了,无论是辰营的还是萧营的,以至于本就很混乱的打斗变得更加的混乱了。

    而北堂骁的目标始终如一的是木槿和墨翎,然后在见到墨翎竟然帮木槿去挡那些没有准头的箭,一下子不攻击墨翎了,直接攻击木槿,他竟是差点忘了墨翎是有多在乎这个小子,还为她跳了下去,他只要攻击她,墨翎就一定会自己送上门。

    木槿和墨翎好似都没察觉出北堂骁的意图一般,两人几乎是平行的移动着,看似在躲避漫天飞舞的利箭,实则是往萧营士兵多的方向移去,这样不用他们的动手那乱飞的利箭就能替他们解决一些麻烦了,多好。

    而这一移动刚好移动到了尽一切努力抹杀自己存在的墨仁昀那个方向,这也只能说墨仁昀运气不太好。

    要说墨仁昀,见到腾空出现的木槿的时候整颗心那是一个咯噔了,出战的时候人不在,此刻城门又封着,很显然这个木槿早早的就进了临溪城。她到底时候怎么跑到临溪城里来的,跑进来又为了干嘛?虽然他跟她不对付,不过有一点他必须承认,她的出现让他的生命有了保障,所以恩怨什么的待安全之后再说。

    墨仁昀这厢正臆想着,突然觉得肩上一痛,抬眸看去才发现北堂骁正在对着这边射箭,难道他这是发现他了,要弄死他?

    一想到这墨仁昀整张脸煞白煞白,不知道是肩膀上的利箭给扎的,还是被自己的这个想法给吓的。

    这一个分神,墨仁昀又被胡乱飞舞的箭给射中了肩膀,整个人都显得很躁动。他虽然身手不错,但是到底是鄢陵城里养尊处优的贵公子,连续不断的打斗就已经很消耗他的体力了,此刻还这般拿利箭扎他,简直就是怕他死的太慢。

    眼见北堂骁一把利箭又射了过来,旁边也有一个偏离轨道的利箭射了过来,同时躲掉是不可能的,更何况他还一只手受了伤。

    于是墨仁昀下意识的就喊出了声,“护驾护驾……”一边喊一边也不管抓得是谁,直接伸手拽过了一个士兵替他挡了那两把利箭。

    要是墨仁昀不出声还好一点,这一出声又喊着这么敏感的词,几乎把周围大多数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来,而他保持着抓人挡箭的姿势,很不巧,这个人穿着辰营的衣服,是辰营的士兵。

    这一幕让周围许多辰营的士兵都寒了心,更是让那些准备来护驾准备为墨仁昀奉献上生命的人心寒,这就是他们的皇子。

    自己愿意和被人拉过去垫背那是两种不同的感觉,更何况他不拉人或许那人根本就不会死。

    站在不远处的墨翎与木槿同时冷了眸子,从他们这个角度看那箭不会要了墨仁昀的命,更何况他们两既然看见了就不会让人要了墨仁昀的命,最多弄残他,却没想到墨仁昀竟是来了这么一手,虽说战争会死人,但刚刚明明可以不死人的,被墨仁昀那么一拉这人就这么毙命了,且看着人被射中的姿态可见刚刚他是打算救驾的,奈何被墨仁昀那么一扯无辜的毙了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