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能留,杀了。”这种人渣木槿分分钟想弄死。

    这样的人必须要杀,皇子又如何,反正这里是战场,又是他自己作死,本来想留着最多弄残了,但现在显然弄死的麻烦比将来留下的麻烦要小很多,权衡利弊该选什么一目了然。

    “好。”墨翎直接给了一个字,“你待着我去。”

    话落间整个人从巨石后飞身而出直接就对着快要靠近的黑衣人斩杀了过去。

    差事被墨翎给抢了先,木槿咬了下牙,不过却是没听墨翎的话乖乖待着。

    而是趁那边所有人的视线被墨翎给吸引了之际,飞快的从巨石后面一个闪身闪到了靠近悬崖边的那块巨石后。

    那边有个夹在山体里的细缝,就她这个小个子过去刚刚好,而山体背面就是悬崖,而木槿之所以绕到这里,是因为这山体外延伸了一尺宽的路,所谓一尺宽,大概也就仅够木槿贴着山体慢慢移动过去,一个不慎直接掉下去尸骨无存了,特别是刚下过雨,可滑了,再则谁知道这一路到尽头是不是全是平坦的,还是陡峭的,这路当时木槿路过时只是看了一眼,并没有细看,而现在却必须从这走过绕到北堂骁的后方。

    富贵险中求,虽然她求的不是富贵,但是道理却是一样的。

    猜与真正看到对一个人的冲击来说那是绝对不一样的。

    不过没关系,就是来了又如何,他北堂骁不怕。

    想着,北堂骁一脚踩在几乎爬不起来的墨仁昀的胸口之上,利剑的剑尖直指墨仁昀的脖颈,力道之大已经见到了一抹血红。

    “墨翎,你束手就擒,不然我杀了这个皇子。”尽管墨翎被十来个黑衣人围攻,但北堂骁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实在是墨翎太强悍了。

    墨翎手起剑落宰杀了一个黑衣人,然后极其冷酷的看了过来,丢了一句,“多谢代劳。”

    什么叫多谢代劳,这话简直比悉听尊便还来得毒舌,不是你爱杀不杀的意思,而是谢谢你替我出手省的我自己动手。

    北堂骁不傻,他很好的听出了意思,但是还有些不信,怕墨翎这是将计就计,“墨翎,你知道的,我北堂骁说到做到,我当真杀了。”说着利剑又往那抹仁昀的脖颈里扎了几分。

    “多谢代劳。”回到北堂骁的依旧是这四个字,且比刚刚还多了一些不耐烦。这是当真不管不顾的意思。

    “呵……”北堂骁冷笑了一声,垂首看向墨仁昀,“你这个皇子活得真是悲哀,既然他不管你你也就别管我狠心了。”

    说到底北堂骁还是不太相信墨翎的话,所以不管怎样人杀了再说,说着就要用力将利剑彻底扎进墨仁昀的脖颈,却不想刚刚还像一只死鱼的墨仁昀突然一个蓄力猛地用手推开那横在脖子上的利剑,向一边用力的滚了过去,双手因为蓄力推剑已经血肉横飞可见白骨,但这对墨仁昀来说一切都比不上他能活着来着重要。

    他刚刚之所以任由北堂骁踩着他用剑戳着他无非就是等待这蓄力一击罢了,他从没指望过墨翎能救他,只不过是想拖他出来做垫背好了,他相信在北堂骁的眼里墨翎比他的分量来的重要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