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木槿的身子颤了颤,什么叫所有的账,搞得她欠下多少账似的,她有欠下很多吗?

    显然这个时候木槿是不敢随便开口的,谁叫她是理亏的那一个。

    凸出的石头离崖上一米山路也就三四丈的样子,十来米,不算太长,没一会墨苍冥就被拉了上去,将士们看到了墨苍冥好好的活着,这才真正的放了心,同时在心里对墨翎的敬意与佩服之意那是犹如滔滔江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不愧是战神,这么一个死局都能这么完美的破解,简直太厉害了。

    拉上了墨苍冥之后,绳索再次扔了下来,然后木槿先上墨翎在后,直到所有人都上了山路,这结局才算圆满。

    再然后墨翎亲自提溜着北堂骁朝着来时的路返了回去。

    山路距离有限,跟来的兵马并不能全部涌上来,有大批的人滞留在山路尽头的临溪城翘首以盼着。包括处理墨仁昀伤势的将领崔寒。

    崔寒可谓是心力交瘁,这边根本没有军医,对墨仁昀能做的知识简单的包扎止血,这人眼见着气息越来越弱他却只能束手无措的看着。再则墨苍冥墨翎两大主力都跑去了那山道上,雾霭朦胧,隔着距离他根本什么都不看不见,心里跟着焦急深怕那两位也出事。

    在他千盼万盼,心都要跳出嗓子眼的时候,簇拥在那山道上的士兵人群终于有了动静。

    突地,堆在一起的人权哗啦一下散了开来,再然后便见墨苍冥安全无恙的走了出来,磕碰伤多少还是有的,不过能好好的走出来当真是不错了。

    再然后从那雾霭里走出了那张独一无二的鬼面,这下子崔寒总算是彻底放下心了,只是这心刚放下在看见墨翎一个垂下的手中拖着的那个人的时候再次提起了起来,完全震撼的提了起来,他们竟是将北堂骁给抓回来了,简直就是……简直就是……太振奋人心了……

    振奋得崔寒一时之间都忘了去向墨苍冥禀报墨仁昀的情况了。

    倒是墨苍冥在看见崔寒之后想起了他的那个弟弟,“崔寒,三殿下呢,怎样?”

    一听到墨苍冥的问话,崔寒立刻收起了振奋,满目哀戚的道:“这里没有军医,属下只能替三皇子包扎止血,情况不太乐观,气息看上去很是虚弱。”

    边说边让开了身形,露出了还躺在路上的墨仁昀。

    不得不说此刻的墨仁昀狼狈之极,因为被包扎了,以至于现在他浑身上下到处是白色的布带,那不规则形状显示着这并不是绷带,而是士兵们从里衣上撕下来的布条。

    看着墨仁昀这般模样还有刚刚崔寒说的话,墨苍冥抓住了其中的一个重点,没有军医。

    军医本就是一个稀有的存在,从来都是在战后处理伤员的,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这种稀有的物种出现在动不动就死人的战场上的,更不要此刻他们离战场还有些距离,这完全就不可能有军医的存在。

    虽然说有了军医也不一定能救好墨仁昀,但没经过努力总是让人有些不甘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