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墨翎拎着北堂骁跳下了屋顶后,木槿也跟着跳了下来,看着那欢呼的辰营士兵,木槿也觉得有些不真实的感觉,这就结束了?

    墨翎越过墨苍冥刚要去分配其他的事情感觉身后没动静,回首间就见木槿站在那发呆,微皱了一下眉,喊了一声,“阿槿……”

    乍一听就跟不耐烦似的,却只有木槿听得出里面的依恋。

    木槿吐了吐舌头,抬脚就跟了上去。

    见木槿跟了上来,墨翎的嘴角微微弯了一个弧度,很浅很浅……

    整个大军忙碌了一夜这才算将战争后续事宜给处理妥当了。

    什么伤员救治死亡统计的,忙忙碌碌的就是一夜。

    墨翎只打仗不屠城,所以即便占领了临溪城也没有去骚扰临溪城的百姓,更不允许手下的士兵去骚扰临溪城的百姓。

    而满大街的血腥味还有谁敢出来,全部都躲在了自己的房屋内以求一片安宁。

    城主府还算大,一行人将城主府内的人给清理了一个干净,然后作为了暂时的大营集聚地,把整个营地从十里外的山林给迁徙了过来。

    不过将士太多城内一次性驻扎不下,便留了一半的兵力在城内,一半的兵力在城外,为了避免出现争论,两方兵力三日进行一个调换,每次调换两个营的兵力,这样便没有了争执,毕竟城内的房屋住起来那可是比城外的营帐要舒服多了。

    墨翎再次以城主府内房屋太少不够分配为缘由直接掳了木槿和他一个屋子。

    而其他人也的确有两个将领住在一个屋子的,毕竟那么多将领,城主府的屋子就那么多,一人一间肯定是住不下的,但墨翎不论是皇族的身份还是作为主将完全可以独自拥有一个屋子,但他却愣是掳了木槿和他一起。

    大部分将领觉得没什么,还觉得墨翎善解人意。

    不过还有少部分人觉得不对劲。

    比如白泽,本就觉得这两亲近的,心里有所怀疑,现在更是认定了这两人之间有问题,也为这两人这么一条道走到黑而担忧着。

    再比如墨苍冥,他深深地觉得自己在悬崖半空中看到的不是错觉,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两人之间有不可告人的暧昧关系。

    再比如吴海,一直与墨翎不对付,一直就想着抓墨翎把柄,曾经也往这个上面想过,只是从来没有抓到过把柄。更是在墨仁昀那件事上吃了亏,而如今墨仁昀就只剩一口气了,要死不活的,军医也没辙了,他倒是不担心墨仁昀怎么的他了,但是他担心墨翎和木槿啊,本身就和他们结下了梁子,再加上帮助墨仁昀算计木槿的事,哪怕最后算计不成功,可是他做了啊,这战争眼看着结束了,那两人眼看着就成了大功臣,他再不动点脑筋他觉得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管外人是怎么想,墨翎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把木槿和他圈到了一个屋子里,相比于别人累了一天一夜,他们率先做准备的几个将领却是累了两天两夜了,此刻尘埃落定,他们最需要的就是休息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