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别人木槿是管不着,她自己则到厨房弄了些水过来直接洗了一个热水澡,然后在身上的伤患处上了点药裹了绷带直接就倒上了榻,那软绵绵的榻简直舒服得不能再舒服了。

    这里到处是人员走动,木槿洗澡墨翎无疑成了守门的那一个,不过不是在门外而是在门内隔着屏风。

    待木槿洗完了,他换了一桶清水也梳洗了一下。倒不是他嫌弃木槿的水,而是又是淋雨又是爬坡的,那水洗的那叫一个乌,他要是再洗,他怕自己洗不干净木槿不要他。

    待他清洗完上榻的时候,榻上的人已经睡着了,他也舍不得去闹她,就那么拥着她跟着闭上了眼睛。

    明明外面青天白日,但整个临溪城却是静悄悄的,除了巡逻的士兵脚步声外几乎什么声音都没有,因为剩下的人几乎都入眠了,持久的战斗和战后琐事的忙碌让大家都很疲惫。

    大概是昨天下了一场暴雨,今天的天气格外的好。

    墨翎醒来的时候外面夕阳西下的金色光芒就那么穿透窗纱照了进来,照在屋内的地板上,给地面铺上了一层暖暖的金色。

    看着这暖暖的金色想到那快要结束的战争,墨翎只觉得岁月一片静好。

    想着便转首看向了四肢都巴着他不放的人,看着那睡得满脸红晕的模样,墨翎只觉得可爱的紧,忍不住伸手就摸上了那脸颊,只是当触碰到那脸颊滚烫的温度的时候,墨翎一下子不能淡定了。

    立刻伸手就去摇晃那熟睡的人,“阿槿,阿槿你醒醒……阿槿……”

    木槿被晃得晕乎乎的,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很不满的挥开了墨翎的手,“我还要睡,别弄我。”说着又闭上了眼睛。

    “阿槿,别睡了,你发烧了,快醒醒……”说着又伸手去拍了两下,奈何木槿直接不为所动,墨翎无法只能低头吻了上去,吻到两人快要窒息了他都不松开,直到木槿睁开了眼睛他这才松开,“醒了没?”整个人一副没醒我还继续吻的架势。

    没见过这么叫人的,木槿表示不想再享受一次窒息的感觉,就那么圆溜溜的瞪着眼睛看着墨翎表示抗议。

    红彤彤的脸,又带着初醒的迷蒙,眼睛更是瞪得圆溜溜的,墨翎只觉得木槿可爱极了,可爱的想让他狠狠地压在身下揉虐,但显然现在是不行的。

    “你发烧了,不能再睡了,还瞪我,叫你醒来是错了么?”墨翎一边伸手捏了捏木槿的脸一边好笑的开了口。

    木槿气鼓鼓的拍到脸上的手,也不说话,一副我很生气的模样。

    “好了,别生气了,乖一点,我去军医那里取药。”边说墨翎边从榻上起了身,只是刚坐起木槿陡然伸手环住了他的腰让他不得动弹。

    就那么搂着也不说话,像极了小孩子。

    木槿很少生病,或者说几乎就没有生过病,而上一次发烧的时候还是她刚来那会,参加集训的,因为之前被老虎抓伤了,后来伤口泡了水发炎才发烧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