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句我家说得墨苍冥心颤颤的,移开了视线让墨苍冥心平定了很多,此刻听到这话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说些什么,只是刚一转首就看见木槿那浑身上下都透露着妖娆的姿势,明明只是很简单的动作却是满满的诱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只是一手撑着头一手攥着头发对他笑而已,他愣是一个字都说不出口,更甚至心脏都漏跳了一拍。

    墨苍冥想,是不是来边疆来了两个月禁欲太久,把自己禁出毛病来了,不然怎么会对一个男人产生这么奇怪的感觉,还是一种从来都没有过的感觉。

    因为府里有一个只剩一口气的三皇子,所以府里直接就住上了军医,而这一次淋了雨感冒发烧的不仅木槿一个人,特别是一些受了伤的抵抗力跟不上几乎都受了风寒发烧了,所以军医这里备着足够的药,谁需要直接取了端走就好。

    如此,墨翎取药并没有废多少时间,而当墨翎取了药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眼前这一副一个满面潮红面带娇笑一个负手而立浑身有些僵硬相对着的画面。

    木槿问了一声见墨苍冥没有回答,刚想告诉他墨翎去取药了,就见门口出现了一个身影,笑眯眯的木槿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踩了墨翎的雷区,就那么将眸光从墨苍冥的身上移到了墨翎的身上,清冷不在只剩下点点娇意,“将军。”一声将军喊得软软糯糯,像极了雁过之时留下的羽毛,从心间扫过,惹得心痒难耐。

    墨苍冥也不知是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还是听到了木槿的这声叫唤,几乎是在木槿话落的瞬间转身朝着身后看了过去。

    一身黑衣的墨翎满身的凛冽之气,看着冷幽幽的,感觉比数九寒冬还要冷,不过他向来如此,墨苍冥倒没多想什么,只是刚想开口,墨翎却只是看了他一眼连一个招呼都没有打,直接抬脚从他身侧走过径直朝着那床榻边走去。

    木槿看着端着药碗朝自己走来的男人,眯了眯眼睛,想着等下要怎么讨好才好,但貌似屋里还有一个人,她要是行动起来的话好像有点不方便,她可没有让别人观摩他两私下小生活的兴趣。

    “把药喝了在被子里捂一捂出身汗就好了。”墨翎边说边将碗递到了木槿的面前,清冷的语气完全没有半点之前出去时的宠溺之意。

    这语调听得木槿委屈极了,一双眼睛就那么泛上了雾气,不接药碗也不说话就那么保持着趴在腿上的动作看着墨翎。

    谁愿意自己女人姿态妖娆的衣衫不整的坐在榻上屋里还站着另外一个男人,哪怕他知道她生病了并不是有意,哪怕他知道那个男人是来找他的,可墨翎就觉得心里堵得慌,但他什么都不能说,因为他的小媳妇现在是男儿姿态,他要是说什么岂不是很奇怪,关键是并没有什么事,他发怒就更奇怪了,可是他真的不想任何一个除了他之外的男人看到她的半点美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