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既然这个没法谈,不如我们谈谈你和你旁边这位吧。”一条路不通,北堂骁直接转战了另一条路。

    墨翎为木槿跳崖那可是他北堂骁亲眼所见,那个时候他没多想,想的只是想弄死墨翎,只可惜墨翎没死的了,而看见了回来的墨翎他依旧只是想弄死墨翎,直到这一次战争结束,直到他在险要山路上被捕,他算是彻底正视木槿这个人了,总觉得她就是他这场战场输掉的变数,还有她和墨翎的关系,他仔细想了想,怎么看怎么不简单。

    “墨翎,你那么在乎旁边这个木槿,都为她跳了崖,你说你俩到底啥关系?”说着,北堂骁露出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

    其他人听传闻只知道木槿和墨翎双双掉崖,而当时具体的场景怕只有北堂骁这个罪魁祸首和那悲伤不已的罗莲清楚了,至于当时在场的十几个苍狼之狮,当时忙于应付北堂骁的铁甲卫并未注意,等到注意的时候人都下去了。

    所以一个‘为她跳了崖’让百来个苍狼之狮都竖起了八卦的耳朵。

    “跟你有关系吗?”

    “呵……”听了墨翎的话,北堂骁轻笑了一声,“跟我没关系,但我好奇啊,好奇这个看上去没什么特别的人为什么就能让你墨翎陪着跳了崖,那玄天崖百丈高,谁也不知道下面是什么,可以说死大于生,不然我也不会在那给你设了陷阱,谁知道你命就是那么大。我真好奇,你到底是怎么……”

    “好奇心杀死猫听过吗?”墨翎终于施舍的给北堂骁丢了一个冷漠的眼神过来,更是截断了他的话,“话这么多是想让我把你的嘴给堵上吗?”

    “呦,这是心虚的要堵我嘴来掩盖你两不可告人的关系吗?”北堂骁那是半点也不受威胁还越说越起劲,两个男人所谓的不可告人关系除了断袖还有什么,“你们辰国的人知道他们的战神是断袖吗?我很好奇你们谁压谁?照这身板看,应该是……”

    “想让我履行在城门处说的那些话就直说,不要拐弯抹角,不就是要我找一百个男人压你么,放心,到了罗沙城一定会好好的满足你。”

    木槿这可谓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既不承认北堂骁的话也不否认北堂骁的话,直接让他成为一个笑话,这话题扭转得那叫一个自然。

    她这还没腾出空子来收拾他,他倒好使劲的往上赶,她不收拾他还真是对不起他了。

    别跟墨仁昀似的,她没来得及收拾他他就挂了,真是好生遗憾。

    墨翎说到现在都没让北堂骁变色,木槿一句话就达到了效果,还是很强的那一种。

    几乎是木槿话落的瞬间,北堂骁脸色就黑了,还直接斥诉了上去,“你敢?”那模样好似就要扑上去一样。

    只可惜有心无力。

    木槿也不恼,抬手将被风吹得飞扬骚扰着面庞的发丝给挑到耳后,用着北堂骁最讨厌的云淡风轻道:“北堂骁,你是不是忘了你已经是俘虏是阶下囚呢,恩?”

    最后一个尾音透漏着满满的邪恶的味道,只一个尾音就含满了对北堂骁的无尽讽刺和不屑,无需过多语言。

    “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