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明明准备了替身,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墨翎算着他会借此逃跑,他又怎么没算着墨翎故意给他留机会,他准备了三个替身,竟然一次性就被墨翎给找到了。

    北堂骁这话落下的时候,就见站在一边的木槿微微勾了勾唇,抚了抚衣袖,“我说过我除了会打仗还会医术,不曾想你竟是从来都未入耳。”

    木槿的话让北堂骁面色变了变,他不是没入耳,而是没有当一回事,识别药材什么的随便一个会点医术的都行,可是做到让人察觉不到被动了手脚的这该是要到何等的地步,所以他继临溪城一战之后再一次小瞧了这个看不上眼的少年郎。

    战斗一触即发,已经分不清是谁先出的手了,在一阵刀剑乱飞的打斗中,企图垂死挣扎的北堂骁再一次落网。

    而被他当做替身走往各个方向的势力也被一网打尽,不能说除尽了北堂骁的所有党羽,但至少可以清净上一阵子了。

    而在这一场你追我赶的混乱中,墨翎不只是再次抓获了北堂骁,而是直接趁着混乱安排了北堂骁的离开,直接迷晕了秘密送走,如此除了让后续的来营救北堂骁的势力摸空外,也可借此迷惑鄢陵那些盯着他们不放的视线,毕竟想捣乱的可不止有营救的人。

    所以墨翎这算是一举两得,直接借了北堂骁企图逃跑的这个东风来个一劳永逸。

    当然,队伍里还有一个北堂骁的,只不过是个代替品罢了,仅仅是用来吸引大家的眸光罢了。

    昼夜更替,黑夜划下,黎明升起。

    有相聚就有离别。

    昨日这会把人迎进门,今日这会却是把人给送走。

    比起昨日的兴奋激动,今日更多的是不舍难过。

    罗峰用着男人的方式捶着拳头跟墨翎告别。

    而罗莲则是满含不舍的看着墨翎和木槿,嘴角怎么扯都扯不出半点笑容。

    这不是去军营,偶尔还能看见,这是去鄢陵,要走一个月的路,甚至不知道这以后还会不会回来,他们还会不会见到,她爹是守边城的将领,这都守了半辈子了,后半生怕是也要在这里度过了。

    爹爹没有了哥哥没有了娘就只有她一个了,所以她绝不会为了自己的私欲而离开爹爹,如此,这一场见面或许会成为她跟木槿跟墨翎的最后一场见面。

    木槿是展翅的雄鹰,而她却是守在父亲身边的雏鸟,所以,她不会奢求太多,能记着她就足够了,别的就当没有存在过好了。

    想着罗莲退去了那点子小小的羞涩抓着木槿的手臂做着这大胆的要求,“木槿,答应我,一直记着我好不好?”

    她什么都不奢求,只求她记着她,哪怕是一个朋友,她不想自己被遗忘在木槿记忆里的洪流里。

    “说什么呢,搞得跟生离死别似得,我这记性这么好,能忘了谁。”木槿像拍小妹妹一样拍了拍罗莲的臂膀,“能有你这么个可爱活泼的小妹妹,我木槿高攀了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