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淮南王妃的性格那是众所周知,给人一种很冷的感觉,还不能招惹,为啥,因为是水做的啊,一招惹那眼泪就跟开了堤坝似的,她这一哭,淮南王跟淮南郡主那是双双提剑,谁还敢惹,对了,人家还有一个在边关的儿子,皮不绷紧点,找死啊。

    淮南王却是个好说话的,插科打诨的交谈着,只是说来说去都是那么几句废话。

    至于淮南郡主,那是一个又冷又辣的主,看着就是朵冰山雪莲,可谁敢惹,惹了那是比丛林野狮还要恐怖的存在。

    总之一句话,淮南王府惹不得啊惹不得。

    哒哒哒,哒哒哒,在一众人的翘首以盼当中,官道上响起了响亮的马蹄声,越来越大,更是依稀可见尘土飞扬,渐渐的,那尘土当中出现了身影,那身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激动得苏鸢一把抓住身边人的臂膀,“回来了,小珩回来了。”

    “是啊,终于回来了。”被抓的那人跟着同样激动的应了一声。

    一听这声音苏鸢僵硬了一下,回首一看自己抓的不是本该站在她身边的女儿,而是不知何时挨过来的墨筵,当下黑下脸扔开了墨筵的手,看都不看一眼,复而激动的看向快要到跟前的那张鬼面。

    墨筵对此见怪不怪,眸中闪过一丝酸涩,有些留恋的摸了摸刚刚被苏鸢抓过的地方。随即也抬头看向那快要到跟前的鬼面,他的儿子终于回来了。

    城门口的人看见了远处的墨翎与木槿一行人,而墨翎与木槿一行人又何尝没有看见他们。

    七年前他还是个少年,带着几万大军被从这里送离,而七年后他从这里回来却只是带了一百人,不是他不想荣光,而是这荣光只会给他带来更多的灾难。

    人生有舍有得,他只想他的家人平安长寿。

    墨翎第一眼看见的就是站在人群最前方含泪看着他的苏鸢,他的母亲依旧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雍容华贵,只是岁月终是在他娘脸上留下的痕迹。

    还有他的姐姐,正一脸温和的看着他。

    他爹,依旧没变,还是一脸的胡子,几乎都看不出模样了。

    拉停马儿,墨翎从马上跳下,几步走到了苏鸢的面前单膝跪地,“娘,儿子回来了。”

    能得墨翎一跪的,这天下间也没几人了。

    除了他的父母也就只有一个帝王了。

    “好。”苏鸢双手握在墨翎悬在半空中抱拳的双臂上,抖着手将他扶了起来,“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谁能知道两个多月前她得知自家儿子落崖失踪的消息是多么的绝望,几乎想与这个世界别离,可那是她优秀的儿子啊,那是她说要保护她的儿子啊,怎么就能这么失踪了,怎么就能这么生死不明了。

    还好,她挺过来了,那之后的大半个月她那失踪十几年的弟弟都回来了,她儿子怎么会有事。她弟弟说了,见着她儿子了,很好。

    恩,很好。

    谁说都不如此刻亲眼看见亲手摸到更让她感觉到真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