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苏鸢将墨翎拉了起来直接抱住,她的儿子啊,她的儿子。

    泪顺着眼角滴滴垂落,浸湿了墨翎胸前的衣衫。

    墨筵也是眸子湿润,只是那满脸的胡子根本看不出表情,更何况一个大男人哭什么哭,他只单手重重地拍了两下墨翎的肩膀,“回来就好。”能说的只一句梗咽。

    而墨初晓的更简单,只一个笑容和一句欢迎,“阿翎,欢迎回家。”

    不远处的木槿高坐在马儿之上,看着这一家四口用着自己独特的方式欢迎着墨翎的回归,哪怕只是简单的一句话都体现了那种淡淡的温馨。

    这样的淮南王府有些出乎木槿的意料。

    墨翎娘和姐姐都是美人,只是似乎不及墨翎,那么墨翎这模样就该传自他爹了,总不可能莫名就这样,只是这大叔一脸络腮胡子是什么鬼,满脸的毛都要把脸全部遮盖了,这真是……

    木槿只能用奇葩来形容了。

    毕竟是在城门口,苏鸢只简单的抱了一下墨翎就抹了泪站好了身子,她是爱哭,但却不会不分场合,她儿子还要去复命,她怎么能拖累。

    “去办事吧,娘回家等你。”儿子脸上的面具真碍眼,不过这是她儿子,她可不要掀了面具给那些让人看到她绝美的儿子。

    墨翎是不知道此刻苏鸢在想这些,只知道自己的娘很通情达理,于是又对着苏鸢行了个晚辈礼,也跟墨初晓与墨筵点了点头这才转身走回到马儿身侧翻身上方。

    在墨翎重新上马之前,其他闻讯而来的人也纷纷打招呼,墨翎除了给了一个冷漠的点头就再也没有了。

    更是在上马之后,冷声道:“麻烦各位让让,墨翎还要执行公务,将三皇子遗体送回,并押解敌国皇子北堂骁进宫,还请不要耽误墨翎公事。”

    墨翎一开口,也不知道是因为他的气场还是因为他话语的内容,刷刷刷,本来堵满了人的城门口瞬间向两边分开,分出了一条道。

    墨翎也不客气,拽了一下缰绳驾着马儿就朝着中间那条空出的路走了过去。

    墨翎在前,慢半个马匹的是木槿,再后面是苍狼之狮,而苍狼之狮中间是一个木板车拖着的棺木,还有棺木后面紧跟着的是被双手绑在马儿身上的北堂骁。

    此刻的北堂骁那是满目的阴狠,他万万想不到自罗沙城那一晚的记忆之后就是现在的鄢陵城,这中间空白的一段记忆告诉他,他在这一个月的路程当中是没有意识的,墨翎当真耍得是一个好手段。

    不仅北堂骁,就连墨仁昀的尸体都是刚放进棺木不久,无论是北堂骁还是墨仁昀墨翎都转明为暗,想在这两个一死一活的人身上做文章的人多了去了,他会给他们机会吗?

    一个月的路程,他带着大队带着空棺木和假北堂骁一路招摇的,遇到袭击不下数十次,要不是他事先准备,指不定又要遭什么祸。

    现在好了,到鄢陵了,这些可就不归他管了。

    鄢陵城内,道路两旁可以说是挤满了人,而最多的就要数女性了,注意,是女性,实在是这女性的范围太广了,有少女有少妇还有妈妈桑奶奶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