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所以说这哪里是封赏根本就是捧杀。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宫里就没有秘密,这不墨翎和木槿前脚进宫,后脚东宫那里就得到消息了。

    三个成年皇子,墨昱是太子所以住在宫里,而墨仁昀和墨苍冥则是分出了皇宫,在宫外建立了府邸,而今墨仁昀那个府邸怕是要成为一个空府邸了,毕竟他至今无儿无女的,连个正妃都没有,不过侍妾倒是不少,十几个,而现在墨仁昀死了,那些侍妾的下场可想而知。这就是皇权的残酷,活着的时候你跟着享受了荣华富贵,那么死了,你就得跟着一起去。

    木槿给墨昱的半年之期一个月之前就到了,而当初墨昱离开罗沙城的时候,墨翎就跟他说过了,只是墨昱当时并没有很放在心上,他觉得那是木槿在拿捏他。

    而一个月前半年之期到了,他也没觉得自己怎样,而是觉得这半年来身子好了很多,越发的觉得木槿是在危言耸听,直到大半个月前,他的身子状态已经停滞不前,甚至还有点隐隐颓败之势。

    而这会子墨翎与木槿活着的消息还没有送到鄢陵,墨昱只觉得有种天塌下来的感觉,直到十来天前鄢陵来了折子,不但说了木槿与墨翎没死,还带着胜利的消息回来了,更是说抓了敌国的皇子,还有他那个三弟死了,而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墨翎与木槿没死,他又有救了。

    盼了好些天他终于将人盼回来了,不过他不敢跟自己的父皇抢人,此刻父皇召见完了,他直接就堵在了他们要离开必走的那一条宫道上。

    看着越走越近的两人,墨昱很高兴的开口道:“翎。”

    虽然她与墨翎都到了坦诚相对的地步了,虽然她早就选择原谅的墨翎,原谅了他的不得已,但那些不好的记忆总是存在的,所以当木槿看见拦在半道上的墨昱的时候,心情一下子变得很不好,好似那些不好的回应瞬间都回来了,让她心底特别膈应得慌。

    “太子殿下。”毕竟是在宫中,该行的礼墨翎还是行了。

    “太子殿下。”木槿再不爽这礼节不能废,只是这声音听着很冷很冷。

    墨翎本来看到墨昱的时候没什么感觉,只是打个招呼而已,然当听到木槿的这声极冷的声音的时候,只觉得整个人一个被激灵了一下,一些不太好的记忆也跟着涌上心头,那些曾经因为维护墨昱而对木槿做的混账事,这些日子的甜蜜都让他把这些都快要忘了。

    蓦地,墨翎周身的气息又冷了几分,那个时候但凡墨昱愿意听他的配合几分,事情就不会那么难堪。当然最错的还是他自己,是他自己没搞清楚感情没搞清楚远疏,以至于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了他的阿槿,都是他不好。

    “虽然天气转暖了,但是殿下身子不好还是少出来走动的好。墨翎舟车劳顿,就不陪殿下说话了,殿下早些回去,莫要受了寒。”不好的记忆让墨翎当下抢在墨昱前面开口,直接不给面子的丢下话就走了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