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个雪衣女子,这个木槿认识,墨翎的姐姐墨初晓,必须一见就识,只是另一个一直跟在她后面的清雅男子是谁?那样子让人看着似乎有那么一两点朦胧的熟悉感。

    “跟着晓郡主的那个人是谁啊?”好奇心胜过了仅剩的那点子气恼,更何况也就是情侣间的小脾气,又不是真恼了人,木槿在看见那个跟着墨初晓的清雅男子的时候就这么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了。

    而那两人虽然都是在人群里穿梭,但在习武之人眼中一眼便看穿了那是跟随。

    墨翎对这个称呼很不满,看了前方一眼便直接收回了眸光看向木槿,“叫姐姐。”

    闻言,木槿眸光流转了一下,然后现出一副为难的表情,“这不好吧,那可是淮南王府的郡主,我一个正三品的将领哪里能高攀呢。”

    这话听得墨翎的爆脾气要上来了,这小妮子忘性是有多大,果真刚刚在小巷里还是太手下留情了。

    “高攀?淮南王府的世子你都睡了,你怎么不说高攀来着?”墨翎微低头压低了声音带着丝丝危险的对着木槿冷声道。

    木槿没想到报仇的机会这么快就来了,这一次她绝对不会被他给掳走。

    想着木槿往左侧偏了两步,离墨翎远了一点这才道:“有吗?将军您记错了吧。”笑眯眯的模样像极了偷了腥的小猫,好了伤疤忘了痛的人大概就长木槿这样。

    墨翎眯了眯了眯眼睛,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危险的气息,木槿一边对着墨翎傻笑一边极其警惕的看着墨翎,同样的招数她可不能中两次。

    墨翎当真是要掐死木槿的心都有了,不过一如木槿同样的招数不中两次一样同样的招数他也不用两次,因为媳妇太聪明,不会上当。

    怒极反笑,墨翎站直了身子拂了拂衣袖,“既如此,不如就今晚我们复习一下,看看到底是谁记错了。”

    听到这话木槿蓦然想到了几日前那腰酸腿软的场景,又想到了自己刚刚被压在小巷墙上的场景,顿时觉得自己又作了,不过一想到墨翎换上各种颜色跟她缠绵特么的就莫名的好期待,她特么简直越来越污了,说好的害羞呢?

    “你不是说这几日很忙吗?复习什么的还是算了。”虽然在期待,但她拒绝承认。

    “再忙的事也比不上帮你复习的事。”墨翎再神通也不会猜透此刻木槿的心思,直接丢下一句大步就朝着前面的宝香楼而去。

    至于墨初晓和那个让木槿觉得有一两分眼熟的清雅男子已经消失在了前面的岔路口。

    复习?

    哼,这一次她一定要占据主导地位,必须要反压反压,把刚刚在小巷子里的‘耻辱’给找回来。

    在这之前必须要准备装备,啊啊啊,今晚让将军穿什么颜色好呢?

    想着,木槿直接从慢墨翎几步变成快墨翎几步的窜到了墨翎的前方,更是快他两步的走入了那个被称之为鄢陵最好的制衣纺宝香楼。

    宝香楼挺大,光入眼的这一层的面积就有一百多平米,而入眼处更是各式各样的衣衫,从布料到衣服花式可谓是琳琅满目。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