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用。”墨翎吝啬的给了两个字,然后就那么无视苏莹莹笑盈盈的脸庞,与她保持着一人之距从她身边擦肩而过,就那么大步走了开去,独留一个冷凛的背影。

    而苏莹莹半举着的手在墨翎擦肩而过之后一点一点的僵硬掉,那面上纯真的笑更是一点一点的变得狠厉,随即更是变得狰狞。

    她就保持着这动作和这表情好一会才将已经麻木的手臂收回来,更是将面上狰狞的笑意恢复成了纯真。

    她从开始就知道他根本就不会吃她的糕点,而她从开始就根本没打算让他吃,她要的不过是他闻过这糕点的味道罢了。

    爷爷房里桌上的茶,糕点里的香味,只要再品一杯宴会上的酒,呵,这个男人就是她的了,月家的独门秘方,谁能破解。

    想到这,苏莹莹几乎看到了自己拥着那个美艳男人的场景,嘴角不自觉的勾勒起了一抹弧度,摆了摆衣袖,苏莹莹端着糕点朝来时的方向走了回去,她现在只需要等……

    墨翎从这边冷凛而走,木槿那边却被穆鹏给拖着在看好戏。

    帝师府木槿不熟但是穆鹏熟啊。

    他嘴上说着拉木槿去练练,却不是真的为了拉木槿去练练,而是为了把木槿拉到一个没什么人的地方问问这几天的传言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他不相信那些传言,但木槿和墨翎不顾谣言的在一起待了三日是事实,还有那说的有鼻子有眼的衣衫不整,他就想知道是不是墨翎出了什么事。

    这孩子有事总是自己扛,让他这个做师父的就成了摆设。

    至于刚刚的那一场动手,一个呢就看这苏老头子不顺眼,故意搞搞破坏,还有一个呢就是为了试试墨翎的身子是不是有问题,一番下来看着好似没什么问题,不过他还是想问一问,那孩子七年在边关他什么都帮不了,如今回来了,怎么说也是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他怎么能袖手旁观。

    更何况他老了,以后指不定说没了就没了,他的那个小儿子太不会八面玲珑,那个小孙女更是横行霸道惯了,他只想着以后不在了墨翎能看在他面子上帮衬一二,让他老穆家不至于断后,也算是他的一点私心吧。

    从帝师府的格局就能看出这里的主人是个附庸风雅的人,这所过之处那花园当真不是一般的多。

    木槿就那么被穆鹏给拽到了一个没人的花园里,靠着小道的那一侧更是种着一排半人高的灌木丛。

    一路拽到这穆鹏松了手。

    木槿理了理被穆鹏拽皱的衣袖,在穆鹏琢磨着要从何问起会比较不突兀的时候,木槿在他之前开了口,“穆老将军想问什么直接问便是。”

    木槿又不是傻子,被这么拖到没有人烟的地方,除了对方要问她一些什么还能有什么?真是打架的话哪里不能打,还这么麻烦把她整这来。

    “你怎么知道我要问你事情?”听了木槿的话,穆鹏一个反问就这么出了口,愣是整出了一种蠢萌蠢萌的感觉。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