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莫不是这翎世子当真和这木小将军断袖?

    被打击的最厉害的就要数近在眼前的淮南王妃苏鸢了。

    那日淮南王回去告诉她儿子中毒了,这个木小将军帮儿子解毒,因此被人给误会,因为要解毒这短期内不能回淮南王府,她这才微微放心,因为淮南王是不会骗她的,然这个放心了又担心儿子的身体,直到今日看到了儿子才觉得儿子没事,才彻底放下了心。

    然明明相信了淮南王的话不相信那些谣言,眼前的这一幕却是硬生生的让她想起了那谣言,实在是此时此刻这两人之间的气息太过自然和谐,这样的墨翎不像她映像中的儿子这样的墨翎太过诡异。

    束发?

    试问有哪个上司照顾下属竟是照顾到了这个地步,还照顾到了连她这个做娘的都没享受过的地步。

    木槿顶着淮南王妃那跟X光线一样的眸光努力扭转着这有些诡异的气氛,“将军,光束发也不算是仪态端庄,你看我这手上衣服上还有血,我觉得让我回去洗个澡换个衣服再来参加帝师的宴会比较合适。”

    木槿这话说得好似墨翎当真是在训斥她仪态不整似的,只是这照顾她当真没办法掰扯,这要怎么掰扯别人才不会觉得墨翎断袖,这简直就是越描越黑,所以直接避而不谈反倒不会让人想太多。

    “回去就不必了,帝师府隔一条街就有酒楼也有成衣店,一应俱全。”说话间,墨翎已经利落的给木槿束好发,然后直接一把扯住木槿的臂膀转身就朝外走。

    当然,离去前还不忘对淮南王妃道:“娘,我这个属下不省心,我带她去收拾收拾。”

    这话说得淮南王妃能说什么,这说完就走的架势又是给了淮南王妃说什么的机会了没有。

    “将军,你这样,兄弟们会嫉妒的。”木槿觉得事态已经发展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所以能掰扯多少就掰扯多少了。

    “谁爱嫉妒谁嫉妒。”明明是清冷到不行的声音却愣是给人一种温柔的感觉。

    “将军,我现在不是你的亲兵了,这形象不好丢的不是你的脸。”

    “一日是终身是。”

    “将军,我这是为救人才有些仪态不整,你不能因此就定我罪。”

    “本将军揍你了吗?”

    “将军,我已经甘愿为你出生入死了,您不用再俘获我了。”

    “在你眼中本将军就是这样的人?”

    “将军……”

    两人走得极快,几句话的叨叨间人已经走出了院子,而那叨叨声也跟着远离到听不见了。

    一群贵妇直接风中凌乱了,这当真是上司和下属吗?这当真不是情人之间的拌嘴吗?为什么她们怎么看怎么有爱?

    所以这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仅是上司对下属的关心?是不是关心得过了?可墨翎得军心无数是事实,不排除他对自己的下属亲和。

    可墨翎冷冽出了名,这照顾属下是不是也照顾得太过了,以前怎么没听说过他这样照顾属下的。

    一时间迷雾重重,木槿的几句掰扯愣是让众人不知道墨翎的所作所为究竟是为何。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