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爹,娘,你们会怪我自由婚嫁吗?相公救了我,我……”在木家人全部傻愣的时候,木槿用着局促的姿态欲言又止的开了口,说的断断续续的,“相公家是卖茶叶的小商贩,常年四处奔跑,相公对我很好……”

    几句话将所有的信息都给了出来:木槿是因为被救报恩以身相许,对方是跑商的,对她很好。

    “大姐能好好的,我们就很开心了。”第一个开口的是木慎,家里的小小男子汉,大概是读了一些书,比其他人伶俐点,率先反应了过来。

    “对,姐姐能好好的就很开心了。”木棉也跟着说了一句。

    “能活着就好,活着就好。”多少日夜梦见孩子满身是血,一直以来只期盼孩子好好的,如今不过就是自主嫁了个人而已,还是恩公,对她也很好,苏云觉得这就够了就够了。

    “怪什么怪,感谢还来不及,感谢还来不及。”木苍也跟着附和,没什么文化,来来去去就这么两句,却是最真诚的表达。

    封建礼教哪里能比得上孩子的命重要,反正是要嫁人的,孩子自己嫁了人,他们看着也挺好,就行了。

    “爹,娘。”墨翎适时的开了口,更是弯腰作揖,这是一种将木家夫妇奉为长辈的姿态,而墨翎的这态度告诉了木苍和苏云他是真的对他们女儿好。

    而最震撼的就是木槿了,没有人比她更能知道这个男人是有多高贵,而这个高贵的男人竟是就这么对着两个庄稼汉放低姿态行礼高喊,只因为这两个人是她认可的爹娘。

    这一刻木槿只觉得心好暖眼好酸,袖中的手握了又松松了又握,这才让她忍住没就这么扑上去。

    墨翎的这一声喊顿时让二老不自在了起来,这么突然,他们什么准备也没有,简直太寒酸了,这……

    “云娘,快去快去给孩子包个见面礼,快去。”木苍有些不知所措的搓了搓手,急得直接喊了一声苏云。

    “哎,哎。”苏云一下子反应了过来,连忙跑进了里屋。

    苏云翻出了压在压低的红色绣包,家里的孩子大了,这些都是有准备的。

    知道对方是商贩,哪怕是小商贩也定是有些小资产的,也幸好他们家做了个小生意,也不会太过不门当户对。

    苏云将压箱底的银子一股脑的往红色绣包里塞,而拿银子的时候更是看见了压在了压低的那一块巴掌大的白色羊脂玉,苏云犹豫了一下将羊脂玉也给装了进去,这个本就是槿儿的东西,给了槿儿的夫君与给槿儿是一样。而当初他们就想好了,等槿儿出嫁就把这个陪给她。

    至于那个秘密,她与老头子商量一下再说吧。要不是看到这块玉,她怕是要忘了她的槿儿是她捡回来的。

    苏云来不及多想什么,把绣包装好之后,急急忙忙就走了出去,然后将绣包递到了墨翎的面前,“来,孩子,娘也没有什么好物件,就包了个红包,孩子你别嫌弃。”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