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从小跟着爷爷学武,所以她不甘居于内阁,但母亲的教诲总是绕在耳边,让她左右为难,是这个人的出现给她指明了道路,如今更是引领着她向前一步步的迈出,这个人,这个人……

    “好,我去学。”穆流年没有多说,而是丢下一句直接风风火火的转身就朝着后勤冲了过去。

    不过一个眨眼的功夫,穆流年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木槿的营帐中。

    穆鹏的眸光也从离开的穆流年的身上转移到了木槿的身上,不管是因为穆流年的出现导致的打断,还是因为刚刚木槿对穆流年的所作所为,穆鹏都不准备再继续之前的话题,因为他有了一个更加感兴趣的话题。

    “木槿,你费心引导流年,可是认为女子也能上阵杀敌冲锋陷阵?”穆鹏的眸光很是肃然,没有半点平日里的不着调。

    “穆老将军认为呢?或者穆老将军当年为何要教流年武功,莫不是只是因为穆家无男子继承衣钵而不是因为流年本身就极有天赋?”

    若不是个苗子怎么教也没有用,木槿敢肯定穆鹏当年教流年的时候定是看好她的天赋的,只可惜这时代太过局限,以至于穆鹏到底是中途放弃了,若不然穆鹏尽心尽力的教导的话,穆流年绝对要比现在厉害的多。

    木槿的话让穆鹏的眸色微微黯然,流年打小就不爱女红爱红枪,以至于他就起了教导的心思,流年也不负他所望,直到后来他的儿媳妇一顿哭诉,他不得已放弃了对流年的教导,但那孩子却固执的很,他不教她就偷学,直至今都没有放弃。许多时候他都不知道自己当年放弃对流年的教导到底是错是对。

    若流年是男子那该有多好。

    “流年终是女子,嫁人生子才是她最终的归宿,作为爷爷我只想她一生安宁。”

    这一刻木槿在穆鹏的身上看到了一个孤独老人的夙愿,有些卑微。这是一个曾经叱咤风云鲜衣怒马的人,而今只余这么一个小小的愿望。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知道她和他有那么一点血缘关系,这样一个落寞的身影只让木槿觉得眸子酸涩,有些话就那么不自觉的说出了口。

    “每个人的追求不同,你怎知嫁人生子她就会快乐,你想要她一生安宁也该是想要她一生幸福的吧,你觉得她适合困于鄢陵城里哪一座后宅,她是一只翱翔的鹰,自由自在才能让她永远保持活力,若是剪断了她的羽翼你觉得她还会幸福快乐吗?没有快乐要那安宁又何用?你既然已经教会了她飞翔,又怎么忍心剪断她的羽翼。”

    虽然木槿知道穆家的人是不会让穆流年上阵杀敌的,但她也不愿就这么看着一个有这雄心壮志的女子被困于后宅枯萎凋谢。

    “女子又如何,女子就不能翱翔于天地了吗?世间男子那么多,总有一个男子会识得她的好,你说是不是,穆老将军?”

    穆流年跑出去一半觉得自己条件没讲清楚,准备回来讲条件的,却不想刚至门前就听到了这样的一席话。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