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当然,这么大动静那位大小姐是弄不出来,但那大小姐亲戚多啊,爹啊娘啊爷爷啊再不行太子表哥皇后姑姑啊。

    “阿槿,是我连累的你。”说话间墨翎伸手将木槿给拉进了怀里,“他们最想针对的是我,你是被我给连带的。”

    听完墨翎的话,木槿伸手勾住了墨翎的脖子将他的头颈压低,然后微微向前倾身直接在那唇上轻咬了一口。

    墨翎大概没想到木槿会咬他,一个没忍住被疼痛给撕拉的嘶了一声。

    “你是我的男人,针对你就是针对我,没有什么连累不连累的,明白?”说着木槿伸出舌头在墨翎的唇上轻舔了一下尽显妖娆,“或者你想再感受一下疼痛?”

    听到这话,墨翎的唇微微扬起,随即向前一倾身将人给压在了床榻上,“亲一下倒是很想感受。”话落间直接对着那唇狠狠地吻了上去。

    木槿也不退却,双手紧紧揽着墨翎的脖颈回吻着,直到快要窒息,两人才微微分开贴在一起的唇。

    “阿槿,摊牌吧。”墨翎微喘着气说了一句这么没头没尾的话。

    木槿抱着墨翎脖子的手僵了僵,随即松开了力度从墨翎的脖子上滑了下去摊在了身下的床榻上,周身的凌驾气息瞬间尽散。

    “阿槿,摊牌吧,总要给师父一个掏心掏肺护你的理由,而这事只有师父出面最合适。”墨翎又重复说了一遍,而这一遍将话直接给说明了了。

    几乎是在北耀的话落下之际,墨翎脑中就有了抉择。

    关于木槿与穆鹏的关系,他一直没想好该什么时候摊牌,也一直在寻找合适的时机摊牌,而现在这个时机恰恰合适。

    穆家的事穆鹏出面最合适。

    木槿没说话,抿了抿嘴,垂放在床榻上的手抓了抓身下的棉被。爷爷什么的她就没考虑过这个问题。有没有爷爷对她又能有什么区别呢?

    “阿槿。”木槿周身散发出来的低沉与茫然让墨翎心疼的将人给搂紧在怀里。

    墨翎的紧拥让木槿的手从抓着棉被变成了抓着墨翎胸前的衣襟。

    这个身子的父母弟弟妹妹那是一醒来就有一醒来就要接受的人,以至于当时她并没有多排斥,而现在却是要去认一个本来根本没什么关系的人做爷爷,明明不是她的爷爷,只是这身子的爷爷,可她却有一种她要认爷爷的感觉,这种从没有过的感觉让她有些莫名的怯步。

    她不知道自己在怯步什么,怕那老头不喜欢她吗?为什么要怕呢?而多了一个爷爷又会有什么改变呢?

    她木槿需要靠别人庇护吗?

    她木槿靠得从来都是她自己。

    “我不需要谁保护我,我自己可以保护自己。”沉默了好一会的声音显得有些艰涩。

    木槿的话让墨翎更加的心疼,他简直无法想象从前木槿过的都是些什么日子,什么样的过法才会让一个人在遇到麻烦的时候只会自己解决而不是去依靠别人。

    “我呢,阿槿,让我保护你也不行吗?”

    “你不一样。”木槿下意识的回了一声。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