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木槿知道墨翎虽然不管墨昱了,但生死关头大概也还是会出手的,但就凭刚刚墨昱那个不但不知恩图报还打算恩将仇报的眼神,她木槿绝不做那就敌人死自己的自掘坟墓之事。

    木槿的一句话让墨翎冷了眸色,不是因为木槿不帮墨昱,而是墨昱想杀她,他知道他的阿槿绝不是无中生有之人,所以刚刚阿槿在说那句话的时候是墨昱对她做了什么吗?

    “好。”墨翎什么也没多说,只一个字,好。

    对这个字木槿还是表示很满意的,虽然最初的时候两人因为不会爱而互相伤害过彼此,但当感情坦诚相对之后,他们学会了用正确的方式爱对方。

    而正因为如此所以他们才能将彼此交付,更好的爱下去……

    木槿与墨翎相携的朝着宫门而去,墨昱这是在于数的带领下朝着御书房而去。

    于数领着太子直接就进了御书房。

    御书房里的狼藉早已经整理好,皇帝也已经恢复平和在不紧不慢的批阅着奏折。

    “父皇。”站在离御案三米的地方,墨昱抱拳弯腰行礼。

    墨诨到没太为难墨昱,毕竟他塑造的形象一直是很心疼太子羸弱身躯的形象。

    “免礼。”边说,墨诨边放下了批阅奏章的毛笔。

    “谢父皇。”话落墨昱站直了身体看向了墨诨。

    “白泽送回萧国的求和书你知道了吧。”白泽那么大动静,这事不需要宣传该知道都知道了。

    “儿臣略有耳闻。”墨昱不敢将话说得太满。

    “白泽说一个月后大军以及萧国使臣会一同来临,和谈是大事,这接待的安排就交予你了,毕竟是来和谈的,我辰国总要拿出点诚意来,此事就交于你可能办好?”

    “父皇抬爱,儿臣不甚荣幸,不过关于萧国一切事宜翎世子比较了解一些。”剩下的半句就不用说了,无外乎就是墨翎更合适,然不管是真的想推举还是说实话谦虚,有些话只适合意传不适合言明。

    墨昱的话让墨诨暗沉下了眸子,气息也跟着沉下了些许。

    墨昱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他觉得自己说得没什么毛病,但这明显的不悦着实显示着他说错了什么。

    墨诨很想说这事就是墨翎推给你的,但终究是没有意气用事,哪怕是自己的儿子许多话也不是随意就能说出口的。

    “不过就是一个战败国,能拿出诚意来招待就不错了,何须迎合。你只管按照正常礼仪布置便可,其余莫要多管。”

    言外之意走正常流程就行,不需要了解迎合喜好,不过就是一个战败国罢了。

    闻言,墨昱连忙抱拳弯腰,“是儿臣愚昧了。”

    “行了,这事便交予你了,明日朕会在早朝上宣布让礼部的人配合你,明日记得去上朝便是。”因为墨昱身子的缘故,墨诨并不要求他经常上早朝,宣他来不过就是亲自交代一下罢了。

    “是。”

    “退下吧。”

    “儿臣告退。”话落间,墨昱转身便朝外走去。

    待墨昱离开好一会,墨诨才对着于数道:“在哪寻着太子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