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阿槿……”墨翎急得忍不住又喊了一声,更是伸手去拉了木槿的臂膀,“阿槿,你的脸……”

    木槿没挣脱,也没说话,只是站定脚步侧眸看了墨翎一眼。

    那眸光说不出是什么味道,没有愤怒没有控斥没有埋怨只有一股子平淡的冷,而就是这样的眸光让墨翎想要关心的话顿在了那里,手上拽着木槿的力道更是卸了下去。

    木槿的眸光从墨翎的脸上下垂落到他拽着她臂膀的手上,墨翎只觉得自己的手如锋芒在刺,就那么在木槿的一瞥之下松了开来。

    而就在墨翎松开的瞬间,木槿再次抬脚朝宫门外走去,这一次墨翎不再企图跟木槿说什么,就那么默默地慢木槿几步紧跟在她的身后,静看着她的身影一路向宫门外走去。

    宫道再长也有走完的时候。

    一出宫门上了马的木槿就如脱缰的野马,驾着马儿以飞一般的速度窜了出去,好似只有这驰骋的感觉才能微微缓解一下心底郁结的闷气。

    墨翎见人跑了连忙上马飞奔跟上……

    木府。

    虽然木槿不在府上了,但是人毕竟是回来了,且有人已经开了先例送了礼,他们可不能落下脚步,特别是这穆鹏还在木府,要是慢了指不定要被怎么收拾。

    所以在木槿不在木府的这段时间,百官那是争相往这送礼,穆鹏那是接得笑呵呵的,倒不是因为这些礼,而是因为这些人的识时务,如此,等他乖孙女回来看到这么多礼物肯定是会很开心的。

    孙女还让他替她照应府邸,穆鹏只觉得整个人幸福感爆棚,还不忘拉着罗莲一起说道说道,特别是在听到罗莲讲那些木槿在边关怎么大败敌军的英雄事迹时候,那叫一个春风满面。

    月芜言本来是来讨教医术的,但木槿进宫了,她今日也无事等等也无妨,本来只是单纯的等待,只是在听到罗莲讲述木槿在边关的那些事迹的时候,愣是忍不住被吸引了,没想到那小小的身躯竟是有着如此大的力量。

    “刚刚讲得那些我是一路上听别的士兵说的,现在我跟你讲讲我亲身经历的那一场。”说着罗莲喝了一口茶润了润讲得有些干涩的嗓子。

    那是她曾经最痛苦的记忆痛苦到她差点就活不下去,不过幸好他们都活着,而如今她不再是她最痛苦的记忆而是最珍贵的记忆,想到这罗莲不禁弯了弯嘴角,周身满是幸福的味道。

    “你们能想象吗?”一句反问满是少女怀春的味道,“当时木槿单枪匹马领着几十个人穿透敌人的几万大军冲到悬崖边去救我,那北堂骁就是个疯子,更是卑鄙无耻,用他的铁甲卫对木槿进行包抄,木槿愣是从那铁甲卫中突出重围冲向了我,还战败了铁甲卫,北堂骁眼见木槿就要救下我,竟然砍断了拴着绑着我的单板车上的绳子,车子就那么朝悬崖滚去,眼见就要冲下悬崖,就在这时……”

    罗莲正讲到精彩的时候,只闻院子里传来一声响亮地甩门声,那力道就跟门板有仇似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