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二章 真没文化
    第二章 真没文化

    薛牧迷迷糊糊中醒来,眼睛还有些睁不开。可以感觉到自己躺在软榻上,鼻尖萦绕清香,耳畔传来车轮滚在山路上的声音,伴随着阵阵颠簸。

    看来是在马车的车厢里……

    少女的声音清脆悦耳:“师父,喝点茶,别太劳神了。”

    薛牧的职业敏感性立刻觉得,这声音空灵清脆,很有潜力嘛,就算不会唱歌,拿去做个配音CV也是杠杠的啊。话说回来,这哪个朝代来着?居然说的是普通话,只是好像带点不知道哪里的口音,软软糯糯,很是舒服。

    另一个女声响起:“拜风烈阳那个蠢货所赐,我们南方的基业损毁八成,如今别说什么大计,再不想办法,宗门上下早晚坐吃山空。你师叔还陷在六扇门等着搭救,也是要大把洒银子的,师父怎么安得下心来?”

    这声音也好,有种说不出的韵味,听着酥酥麻麻的……

    薛牧终于勉强睁开了眼睛,微微转头一看,一名少妇盘膝坐在一边,轻拢云鬓,目似秋水,手中捧着一本书册,轻纱笼罩的侧颜只是惊鸿一瞥,就让薛牧暗吸一口气。

    这女人很漂亮啊……落水前看见有人在洗澡,就是她俩吗?妈蛋真是可惜了,那时候两个好像都没穿衣服,可惜压根没看清啊!

    一个白衣少女正在愤愤然地挥着小拳头:“下次见到风烈阳,我亲手把他那玩意剪了,送去当娈童!”

    “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你有这个干劲,还不如帮为师算一算账。”

    少女的拳头停在半空:“呃呃,什么账?”

    “上个月京师百花苑亏损一千三百二十两,灵州的胭脂坊亏损四百一十五两,武州的寻芳斋获利七十四两……上个月我们共计亏多少?”

    “……”少女一步一步悄悄向后撤。眼珠子滴溜溜的,那尴尬的模样让薛牧看了忍不住想笑。

    “你啊,真以为光能练功就能负担一个宗门?以后这些事情早晚要你担,跑有什么用?”

    “那个……哈哈……对了师父我想起今天早课还没做,我先去练功了……”

    “站住!先去把算筹给为师拿过来!”

    薛牧终于开口:“不用拿算筹了,合计亏损一千六百六十一两。”

    少女好奇地看向薛牧,大眼睛眨巴了几下,笑道:“一醒来就吹牛,这可不好,你等着!”本来似乎是懒得去拿什么算筹的,这会儿却被薛牧直接报出答案勾起了好奇心,倒当真扑通扑通地跑了出去。

    薛牧还是感觉身上到处都痛,有些艰难地坐起身来,对着少妇微微一礼:“多谢夫人救……”

    表示感谢的话还没说完,少妇猛转头,原本秋水盈盈甚至蕴含了一些忧愁的感觉刹那之间消失不见,变得凌厉冰寒,神光绽放。

    薛牧只觉得她的目光里都含有什么莫大的威能,体内气血一阵紊乱,忍不住又喷出一口血来,心中骇然。

    这尼玛的,眼神杀人?要不要这么离谱?

    少妇眼里的神光消敛,皱眉自语:“真是没有一丝修为?怎么可能呢?”

    见薛牧气血翻涌说不出话的样子,她又沉吟片刻,淡淡道:“你是谁?怎么会莫名出现在半空中?体内的奇毒是怎么回事?”

    薛牧倒被问得莫名其妙:“我哪有什么奇毒?”

    “你身中一千多种毒素,还携带了扩散性的瘟疫源,根本就是一个瘟人。说吧,你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

    薛牧呆了半天,喃喃自语:“活动的元素周期表?”

    身带各类流行性病毒,有许多甚至是变异性的,在古代根本没有。加上各种地沟油毒奶粉与各类添加剂养大的身体……曾经有人说过,现代人拍扁了就是一张完整的化学元素周期表,身穿古代,自身就是一个移动的瘟疫之源,居然真是这么回事?

    他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这个问题,挠了半天脑袋无言以对,最后居然反问了句:“夫人有办法解决我这个问题么?”

    少妇差点被气笑了:“你还真不客气。”

    薛牧道:“夫人莫非是想得到制造在下这种瘟疫人的办法?”

    少妇笑容收敛,眼里再度泛起寒光:“你很聪明。”

    薛牧暗道这师徒俩果然不是什么好人,摇头道:“夫人恐怕要失望了,我这种情况绝无仅有,您绝对无法复制第二个。”

    少妇懒懒道:“既然不肯说,那你就去死吧。”

    说着一抬手,就要拍下。薛牧急忙大喊:“只要我一个,就已经可以帮夫人制造瘟疫了!”

    少妇美眸闪了闪,微微沉吟,手掌慢慢放了下来,似是在思索怎么用好这个瘟疫人。

    正在此时,少女婵儿屁颠颠地冲了进来:“师父,算筹来了。”

    薛牧浑身是冷汗,真是生死一线。这女人绝对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居然是真在考虑使用生化瘟疫这样的蛇蝎计划。救了自己明显只是因为这身剧毒让她好奇,以及感到或许有用处,绝不是什么好心救人,一旦感觉无用那立刻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薛牧好歹也是一个主管级的人物,怎么可能甘愿让小命被捏在别人手里,被一个女人当成瘟疫工具使用?趁着那边师徒俩暂时没理他,薛牧心中暗自寻求找到主动权的对策。

    他的目光落在那把算筹上面。其实这好像就是一个可行的切入点?看着那一把古里古怪的木片,他也是无力吐槽。那么简单的加减法,不会心算就已经很蠢了,就算要借助工具好歹也来个算盘啊,用算筹是什么鬼?这帮女人武力值彪悍,好像文化不怎么样嘛……

    说来也是,不管这里是武侠世界还是玄幻世界,总之是明显的力量世界嘛,也就是所谓以武为尊的那种?身为现代人,为什么要和他们拼武力,没完没了的苦修练级,那不是舍弃自己的长处,拿短处去和土着的长处碰嘛,何必呢……

    从她们算盈亏的事上可以看得出来,她们也是要有衣食住行、也是要图宗门发展,并不是辟谷仙人更不是一心长生的那种。这么说起来,现代人在这样的社会里,还是很有操作余地的……

    正思索间,那边少女婵儿忽然发出一声惊呼:“还真是一千六百六十一两!”

    少妇眼里也有些惊奇,转过头来看着薛牧,神色倒多了几分对待有本事的人的尊重,不再是之前如同看蚂蚁一样的表情。薛牧坦然对视,微微一笑:“如果对夫人而言,发展宗门比制造瘟疫更重要的话,说不定在下能起到的作用远超夫人的想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