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五章 新世界
    第五章 新世界

    城门与薛牧想象中的森严完全不同,相反的连半个守卫都没有,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奇葩世界个人武力过高,守门没用?还是因为文明达到一定程度,也不需要守门了?

    城门洞开着,行人来来往往,透过城门往里看,可以看见宽达十余丈的大街,车水马龙热闹非凡。

    沿街建筑看着有些接近宋时风情,铺面很是繁华,叫卖声此起彼伏,熙熙攘攘。行人衣着各异,各自提刀带剑,侠客装居多,华服锦衣也不少,只是完全看不见儒服文士装,总之还是有着文明的模样而不是蛮荒。整体来说,影视中看见古代的盛世气象也不过如此,和薛牧心中预想的只会暴力没有文化的野蛮世界不太一样。

    一行人慢慢往里走,薛牧凑近岳小婵,低声问:“这城怎么回事,为什么我觉得浑身压得透不过气来?”

    岳小婵正在左顾右盼,似是在观赏京师繁华,漫不经心地回答:“天子脚下嘛……镇世九鼎第一鼎核心功效,无违之阵笼罩全城,限武、禁飞,就连我一身实力也发挥不出五成,你还能呼吸出来也是不容易。别慌,习惯了就好了。”

    薛牧不知道镇世鼎是什么玩意,不明觉厉。但很明显用于打造京师核心阵法的东西必然是高逼格的,他下意识地再度看向手心,这个青铜片莫非真和所谓的镇世鼎有关联?

    好像更值得期待了的样子……

    不过那啥,禁飞……薛牧叹了口气:“你们还真会飞啊……”

    “当你踏入归灵境界,沟通天地之桥,你也会飞。”岳小婵说得轻描淡写,仿佛这是一件非常微不足道的事情。不过薛牧明显地感觉到她心不在焉,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大街右边是条岔道,岔道尽头人潮涌涌,围着个擂台。擂台上插了一面旗子,上书:以武会友。

    没错,是以武会友不是比武招亲。看上去好像很是常见,周围有许多路人压根连看都不看一眼的,可见这种擂台司空见惯毫不稀奇。

    此刻擂台上一条虬髯大汉一声断喝,距离对手还有一丈多远便合身扑上,一拳直击。一道极为明显的猛虎虚影在他身上泛起,拳头正合虎口,虎吼之声大起,血口獠牙清晰可见,端的是神威凛凛的感觉。

    他的对手是个锦袍青年,明显不愿正面接下这声势浩大的一击,微退了半步,侧身一让,并掌成刀,斜斜切向大汉的手腕。随着这一切,尖锐的呼啸声骤然撕裂空间,和虎吼之声轰然对撞在一起。

    擂台上空气爆裂,烟雾四散。很快锦袍青年还是吃了亏,腾腾腾地倒退了好几步,脸色青一阵红一阵。虬髯大汉露出笑意,拱手道:“金兄,承让了。”

    锦袍青年勉强拱了拱手,转身下台,倒也很是光棍。虬髯大汉在台上高举右手,享受台下围观人士的夸奖,也有人在安慰锦袍青年,看上去风气如此,擂台胜负实在太过常见。

    薛牧和岳小婵的车队终于也缓缓离开了岔道口,再看不见那边的情形。见岳小婵还是有点神思不属的模样,薛牧忍不住问:“怎么了?他们厉害得让你感到压力?”

    岳小婵自语般低声道:“猛虎门这样的三流门派,竟也出了化形期的弟子,且力量运用已经深得其中三味,以势运力,颇具其妙。”

    薛牧听得不明觉厉:“真比你厉害啊?”

    岳小婵仿佛才回过神来,失笑道:“当然比我差远了。”

    “那你紧张个什么劲?”

    “因为……这种三流门派都能培养出这等优秀弟子,正道八大宗门的好苗子更不知道有多少,说不定所谓的潜龙十杰,真比我强?”岳小婵轻声道:“还是要更努力才行呢。”

    见这始终笑眯眯的小丫头难得地流露出这种严肃与忧虑的感觉,薛牧忍不住宽慰道:“你今年才十三四岁吧,干嘛去和人家业已成名的什么十杰之流比?”

    “我是岳小婵。”岳小婵停下脚步,抬头很认真地看着薛牧的眼睛:“宗门的未来尽在我身,只有实力才是一切的根本,就算是落后他们半步都是不可饶恕的罪孽!”

    这画风让薛牧感到有点不适应,可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来。

    这丫头真不仅仅是个笑眯眯没心没肺的小姑娘,也不仅仅是个不把人命当回事动辄挖眼睛的魔女……这一刹那给他的感觉挺美的……

    可怎么说呢,这连胸都没长开,双肩纤弱得看上去一巴掌就能捏碎,小姑娘的形象和这种沉重的使命感形成了极端的反差,让人有点窒息。

    薛牧忍不住转头看了看马车,不知道薛清秋听见徒弟的话语没有,她是怎么想的?

    想必只会很欣慰吧?

    薛牧摇头笑笑,一时无言。

    街上的路人对话有一句没一句地传到薛牧耳朵里,他再度感到了自己与这个世界的格格不入,就连旁观者的心态都有点出戏……瞧这个奇葩的对白:

    “啊,张兄,瞧你满面春风的,是遇上什么喜事了吗?”

    “犬子昨日通过了七玄谷的考核,顺利成为外门弟子!”

    “那真是恭喜了!”

    “哈哈同喜同喜。”

    ……

    “李贤弟,愚兄近日参悟白云出岫颇有所得,今晚寻个地方印证切磋一番?”

    “那敢情好,小弟今晚在家中略备薄酒,你我饮酒论武岂不畅快!”

    ……

    “哎,老王,听说你闭关多日,练得如何了?”

    “还可以吧,今晚到百花苑,去小荷花面前露上一手,包那娘们春心荡漾。”

    薛牧越听越是无语,你MLGB这连嫖妓都是秀武功的?这画面想想都觉得太美,简直无力吐槽。

    等等……百花苑,怎么好像有点耳熟的样子。

    他试探着问岳小婵:“之前听你们说损益,提到了百花苑?”

    “嗯啊。”岳小婵的心思也从那种使命感里脱离出来,笑眯眯地点着小脑袋:“那是我们在京师的产业。”

    薛牧继续确认:“青楼?”

    岳小婵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笑容里竟带了几分妩媚,声音也腻了起来:“哟,怎么,我们薛爷有兴致?要不要小妹喊几个姑娘来陪你啊?就当是你故事讲得好的奖励了。”

    薛牧捏着额头,还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说你们牛逼哄哄的什么宗门的未来、实力的根本,老子以为你们多高端呢,搞了半天开的是妓院!

    敢情老子以为自己应聘了黑手党的财务官,其实只不过是东莞洗浴城的会计对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