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六章 魅惑
    第六章 魅惑

    “你那是什么古怪眼神?开个青楼怎么了?”岳小婵斜睨着他:“偌大的宗门,衣食住行打哪来?修炼资源打哪来?你全去抢?”

    薛牧想了想,没毛病。所谓的升级打宝战战战的玄幻世界,那些宗门怎么发展的?一般提到的就狩猎妖兽或者争夺矿脉,实际上任何社会都是有诸多方面构成,无论是金钱还是修炼资源,来源都会有很多形式,只靠战斗争夺和拍卖会的世界根本是畸形的,人类基础全盘崩坏,不可能长久存在。

    岳小婵又道:“青楼只是我们旗下产业之一,姑娘们不是我们的门人。我们只是经营,和别家宗门经营其他产业一个道理,可别以为本宗是出来卖的,那眼神真让人讨厌。”

    薛牧举手投降。你自己动不动流露出妩媚之意,小小年纪言语间浑然不把男女事当回事,被人误会怪我咯?

    话又说回来了,你这三观明显不对路。经营别的产业和经营皮肉生意是特么一回事吗?难道真觉得人口买卖、逼良为娼,也和别人收田租卖粮食一个道理?怪不得你们是魔门。

    当然薛牧不可能吃撑了去跟她讨论这个问题,事实上自己玩娱乐业的在这个角度上也算不上什么好东西,拉皮条的事儿做得也不少了,索性闭嘴不答。

    到了地方薛牧才知道,百花苑不愧是她们大宗门的产业,并不是想象中的就一栋花楼那么低级,反而是占地数顷,亭台楼阁节次鳞比,花园假山流水隐隐。如果不说这是青楼的话,初临此地的薛牧大概会以为是什么王侯府邸。

    所谓青楼只是最靠街市的数层大楼,楼后分了很多层次的区域,如客人留宿的院落、护院守卫的居所等等,绕过院落有一片竹林,竹林最深处戒备森严的所在才是她们星月宗门人的驻扎之地。

    他们也不是直接走的青楼,而是从后门进了竹林,竹林有阵法,薛牧亲眼见到一名女护卫上前动了什么机关,原本雾霭沉沉的竹林立刻变得清朗,另有铃声悠悠传扬,跟门铃似的。

    薛牧暗自思量,阵法的话,理应涉及术算,星月宗既通阵法,就不该表现得加减法都不会算。也许是门下各有专精,各司一门?

    见他沉思,岳小婵好像看懂了他在想什么,撇嘴道:“要不是夤夜师叔陷在六扇门,师父为什么要亲自算账?等我们救出师叔,她大概会和你有些话题。”

    薛牧点点头,没说什么。果然是各司其职,一个宗门不可能那么简单。

    一个婀娜美少妇领了数名女子穿出竹林,对着马车盈盈下拜:“参见宗主。”

    薛清秋的声音从车里传来:“青青,六扇门那边什么情况?”

    “夤夜师叔是被夏侯荻亲自带回来的,应当不会受到虐待。弟子调查过,师叔如今在天字三号狱里,守卫森严,处处奇阵,劫狱的话……成功率不高。”

    “夏侯荻……”薛清秋似是有些头疼:“这个疯女人亲手的功劳,想捞人就麻烦多了。”

    “宗主不必忧虑,六扇门也不是夏侯荻一手遮天,还是有办法可想的。”

    “嗯……安顿一下,我们再议。”

    “是。”少妇青青的目光落在薛牧身上,眼里闪过讶色,似是有些犹豫。

    她们全宗都是女人,这莫名其妙冒出来的男人是怎么回事,该用什么规格安置住宿?而且这男人看上去好像一点修为都没有……宗门里什么时候有这样的人啦?

    看出她的困惑,岳小婵道:“这是薛牧,师父钦点的账房先生。”

    姓薛、管账……青青仿佛顿时明白了什么,不再纠结,笑道:“诸位请随我来。”

    薛牧知道她误会了,或许是把自己当成了薛清秋的亲戚?转头看了看岳小婵,岳小婵做了个鬼脸。

    这丫头……故意的吧。薛牧心里倒有了些暖意,这个故意的引导可挺重要的,是被当作贵客呢还是被当成个下人对待,全凭这一句。奇怪的是薛清秋也没有反对,不知是觉得无所谓呢,还是太宠岳小婵了,不想拂她的意思。这一默认,顿时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瞅了个空子,岳小婵笑嘻嘻地附耳道:“不用那样看着我,我只是觉得你和那些下人很不一样。真想谢我呢,就多给我讲几个故事。”

    薛牧微微一笑:“想听多少都可以。”

    作为男人,薛牧和星月宗弟子们终究还是分开居住的。为他引路的是个少女,自称梦岚,方才就站在青青身边,可见也是星月宗在此地负责的重要弟子了。薛牧也不去随便和妹子搭话,一路默不作声跟着她到了一个独门独户的小院落。

    一栋小竹楼由青竹搭成,别致淡雅,小院里绽放着不知名的小花,芬芳宜人。薛牧一看就喜欢上了这个小院,暗道现代的什么农家乐也没有这个清新真实啊。遗憾的是这里不可能有网络了,夜晚想必会非常无聊。

    少女梦岚停下脚步,微微一礼:“公子,到了。”

    一路沉默的薛牧终于开了口:“多谢梦岚姑娘。”

    梦岚轻咬下唇,脸上浮起一丝媚笑,轻轻挨了过来,雪白的丰腻似是不经意地微微靠在薛牧手臂上,腻声道:“地方简陋,还望公子不要嫌弃……”

    软玉温香,软语袭人,薛牧微微偏头,对上梦岚的面庞,心中微觉诧异,你干嘛来着?

    这妹子也就十七八岁,面容清丽无匹。或许是常年修炼星月宗功法的缘故,带着一缕迷蒙的气息,和薛清秋与岳小婵偶尔流露出的气息很是接近,有一种捉摸不定的神秘感。想必这是她们这一门的特质,如星似月,如梦如幻,是种很特别的美丽,也是薛牧在现代社会绝对见不到的一种玄幻气质,一直让他很是欣赏。

    可这一刻梦岚的气质逆转,那桃花眼里春波盈盈,性感的红唇似开似闭,幽幽花香沁入鼻端,呵气如兰。人心最原始的欲念就被这一种从神秘堕入凡间的感官吸引,只想要再撕开一点面纱,看得更清楚一些。

    薛牧可不是没经历过女人的雏儿,相反的玩得太多,可这一刻还是感觉一股原始的冲动从心底涌起,眼睛不由自主地落在她胸口的雪白上,只想要把它撕开,恶狠狠地啃下去。

    薛牧相信自己身经百战,对方再漂亮也不可能被随便挑逗一下就这样,想必这是对方暗运了传说中的媚功吧?他微微叹了口气,离开半尺,笑道:“这里我很满意,感谢姑娘。”说着指了指身上的浴袍:“不知能否帮忙找一套换洗衣物,我要洗澡。”

    虽然街上见到了很多奇装异服,这身浴袍并不算夺人眼球的,可穿着浴袍走来走去实在是让人别扭得慌,薛牧安顿下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想换一套正常装束。

    见他没事人似的淡定,梦岚眼里闪过微不可见的惊讶,旋即又轻抚薛牧的胸膛,柔声道:“这是小事而已,不如梦岚服侍公子沐浴如何?”

    薛牧笑了笑:“姑娘,本宗的媚功不该是用在自己人身上的。”

    梦岚呆了一下,媚笑终于收敛,微退半步:“公子虽无修为,可定力非凡,是梦岚孟浪了。”顿了顿,又嫣然一笑:“梦岚告退,很快会有人送衣物过来。”

    言罢飘然离去。随着她姣好的背影消失,薛牧一直暗压着的汹涌欲望瞬间就消退了,暗道果然是媚功。这无声无息的媚功真是很容易着道啊,想必对方也顾忌伤到自己,并没拿出真本事,否则随便加点内力之类的保证要玩完。或者换了个没怎么接触过女人的小年轻,光是这点程度就足够他神魂颠倒了,还好自己身经百战,不容易被色相支配。

    初临贵地,自己的前途都不知道在哪,哪来的心思泡妞哦……再说自己也不是真的薛清秋亲戚,哪来的底气瞎搞,又不是精虫上脑的傻哔。

    但她为什么要魅惑自己?还是在这样初见之时,如此亟不可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