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七章 殊途同归
    第七章 殊途同归

    过了片刻,果然有婢女送了衣服过来,好奇地看了薛牧一眼,掩嘴笑问:“楼上有澡桶,奴婢现在帮公子打水?”

    薛牧看看院子里就有个水井,摆手笑道:“哪有让女孩子打水的道理,你去吧,我自己来。”

    或许是梦岚交代过让她别生事,婢女便也不坚持,笑着离去。

    从院子中间的水井里打了水,薛牧把自己沉在澡桶里,清洗着疲惫。

    为什么要勾搭自己……如果不是故意试探的话,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宗主的亲戚嘛,还不够这些地方弟子巴结的?指不定就借此机会变成此地负责人了呢?只能说这妹子太急切,这才刚见面呢……魔门终究是魔门,武力逼格再高,有些时候也总让人感觉挺那啥的……

    随手翻翻放在桶边的衣服,从内到外都有,布料摸着很是舒服,粗略看上去,各种饰纹也颇具美感。薛牧无意识地翻弄着,暗自沉吟。

    所谓衣食住行,这东西延伸起来囊括了很多,比如说衣服,就包括了棉桑、纺织、制衣、染色、乃至于美学设计。道一句以武为尊容易,可既然除了武力之外别的东西没人看得起,那它们是怎么发展的?薛牧有时候看小说,总觉得那说得人人都闷头苦修,却也不见他们没衣服穿啊。

    所以薛牧到了这样类似的世界,一直就在观察这些,不仅是好奇心,了解世界本就是一切行为的前提,一坐下来就闷头修炼的那种走出去也是被坑的命。

    目前的分析来看,这个世界尚武是没错了,只不过其他方面并非没有发展。便如自己的世界古代只尊儒,民间工艺虽被歧视,可也一样是发展前行的,一个道理。因为追求更好的生活是人的天性,只要是处于稳定的社会,人们自然会尽力的提升生活上的便利。看这崭新的男式成衣就知道了,薛牧印象中古代出现成衣似乎要在宋朝,不算早了,可这里也已经出现,而且无论用料做工还是款式设计,一点都不落后。

    所以说……崇文还是崇武本质上并没什么区别。

    如果说自己那个世界古时学文的也许有人是胸怀抱负,但更多的人不过是为名为利,为了当人上人罢了。这个世界崇武,难道还真是人人都为了追求武道真谛、人人都为了维护心中正义呢?

    大多数人还不是一样为了出人头地,为了过得更好?武道不过是达成目标的途径而已,换句话说,要是有其他途径达成这一切,他们也未必要练武。

    便如梦岚一只手指头就能摁死自己,可她还是来勾勾搭搭的,不就是这个道理?

    薛牧吁了口气,露出一抹轻松的笑意。无论什么世界,说起来殊途同归。

    正在想事呢,忽然眼前一花,面前凭空出现一道纤影。定睛一看,岳小婵站在他的浴桶前,歪着脑袋打量他露在水面的肩膀,笑得很有点暧昧。

    薛牧也没有装模作样的遮掩,懒洋洋地靠在桶壁上,很是无语地道:“都说了我那时候没看清你们,还非要看回去啊?好吧好吧,看得开心点。”

    岳小婵手肘撑着桶沿,小拳头支着下巴,笑眯眯道:“某人明明没有一丝修为却能硬生生抗住了媚功,师父表示很赞赏这份定力,而我很好奇你怎么办到的,特意来看看你是不是什么木头做的,这么一看明明还是血肉之躯嘛。”

    “这你们都知道?梦岚果然是你们派来故意试我的吗?”

    “那倒不是,我们也不知道她在干嘛……事实上从你们离开起,师父就暗中在观察你的表现,结果很满意,恭喜你,师父这回真打算让你做账房了。”岳小婵笑道:“你怎么办到的?梦岚不漂亮?”

    “我说你们是不是太自信了点,那个媚功是挺诱人的没错,但真以为谁都把持不住也不至于啊。再说她也没尽力吧?”

    “我们的秘术可没你想象的那么无能,它引发的是人心最本能的欲念,直达魂魄,不是单纯靠定力可以抵抗。就算梦岚未尽全力,可没有修为的普通人想要扛住,也几乎没有什么可能的。除非你有什么清心镇邪的宝物随身,可你身上光溜溜的什么都没有。”岳小婵眼珠子转了转,笑道:“喂,其实你是不喜欢女人对不对?”

    薛牧这会儿没心思理会自己被当成了基佬。他心中瞬间想到的是手心的花纹,暗道莫非自己扛得那么轻松,不是因为身经百战的阅历,而是因为有金手指镇压?他试探着问:“会不会是因为那什么镇世鼎的效用?”

    “镇世鼎确实有这功效,镇邪逐魅,浩然正大,无出其右者。”岳小婵随口道:“但它又不是你的,不会为你个人抵挡邪魅。”

    薛牧暗吸一口气,看来自己真是有了一个金手指,说不定这手指还粗到大腿境界了,现在只是露出冰山一角而已……他生怕被看出端倪,不敢继续这话题了,连忙转移道:“喂,小姑娘家家的,你真打算看着我起身?”

    “有什么关系的?你又不喜欢女人。”

    “我很确定地告诉你,本人平生最喜欢的就是女人。”薛牧也懒得多说,小姑娘家不怕,老子还怕你看?于是直挺挺地站了起来,带起了一蓬水花。

    一杆大枪顶天立弟,岳小婵看得眼珠子都差点鼓了出来,匆忙转身,顿足道:“你还真的站起来!下流!”

    “咦?下流这词从你嘴里说出来可真新鲜。”薛牧倒有点好笑了:“我还以为你们根本不在乎。”

    岳小婵安静下来,没说什么,只是甩手把衣服丢了过来。

    听着身后薛牧在擦身的声音,岳小婵忽然轻声叹了口气,低声道:“真不在意这些的话,你以为我们初见时,我为什么要挖你眼睛?只是残暴而已么?”

    薛牧怔了怔,岳小婵忽然展现的叹息让他有些违和,说的话语更违和……他真的很难把这个总有些烟视媚行感觉的宗门和贞洁观联系在一起,更何况你们还开青楼来着,但怎么听起来自己是有些误解?

    他忽然明悟了……

    也就是你们表面勾勾搭搭,其实根本不给艹嘛……这很过分的你知不知道啊,那帮被坑得一脸血的少侠们不恨死你们才有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