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九章 穿越者该做的事
    第九章 穿越者该做的事

    薛牧转头问岳小婵:“不是说除了力量别的都是旁枝末节?这音乐怎么如此高明?”

    岳小婵懒洋洋道:“因为声音也是武道的一部分,恰恰本宗就很在行。你听的这个,其实里面已经融入了本宗的皮毛媚术在内,所以让你感到直抵灵魂,若是撤了功,水平也就一般而已。”

    “呃……”薛牧真明白了,反正对武道有用的东西,比如身上衣服和曲艺都是发挥媚术的一部分,这发展就会很高。而那些对武道没用的东西,什么字画诗词啥的,就只是兴趣玩票了,发展较弱。

    不是她们星月宗如此,而是世道如此。

    岳小婵又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你真对音乐感兴趣,本姑娘才是一等一的高手,全天下都排得上号。还巴巴的来听乐伎唱曲,真是脑子长草。”

    你又没表现给我看过……什么时候来个竹林吹箫呗?薛牧懒得跟小孩子斗嘴,索性摊开来问:“相比于曲艺,刚才的唱词简直俗不可耐,什么叫‘郎君久不来,妾心愁发慌’,能不能更弱智一点,曲子再好也把什么气氛都唱没了啊!客人真的买账?”

    “你以为客人们识字多少啊,就算姑娘们唱得花团锦簇缠绵悱恻,客人听不明白有什么意义?”岳小婵奇怪地看着他:“世事差不多都这个理吧,就像你写武功秘笈,那是为了自己的传承,写得越是易懂越好啊。除非是有意要坑人,否则写得云山雾罩的害人练错了,还不是断了自己传承,绝了自己的道?”

    所以你是说黄裳是个白痴吗,道家术语坑人还能说是梅超风没文化,可总纲还梵文那是怎么想的……薛牧发现自己居然被岳小婵一句话洗了脑,真的开始怀疑黄裳是不是有点傻来着……好半天才反应回来,抽抽嘴角:“你这说的……我看京师繁华,人们该不会那么没文化吧,听个曲子能听不懂?”

    “和京师没什么关系,一般大宗门大家族出身才会讲究些识文断字,毕竟传承渊博。”岳小婵想了想:“一般人基本识字也是有的,书坊就卖基础功法呢,总要看得懂啊。再说万一哪天狗屎运得到了什么传承,看不懂不是气死?反正大概就这样啦,什么花团锦簇的东西没谁在乎。记得哪年来着,有个谁送了一篇骈四俪六的贺词给皇帝,最后御笔一批:尽是狗屁。此事传为天下笑谈,你可别学。”

    “那你们除了秘笈还有什么书么?”

    “江湖掌故算不算?开国历史?”

    “好吧,勉强算。”

    薛牧忽然觉得说不定这世界的识字率高得令人发指,毕竟每个人都对秘笈有需求,阅读理解水平大概还不低,绝不是自己原先认为的文盲。只不过他们仅仅把文字作为习武的条件和载体,讲究实用价值,并没有发展成为文学,她们认为华美词章压根没有意义。这种世界氛围里,文学大约是最偏的一科了,诗词歌赋基本处于山歌民谣阶段,而通俗小说之类大约还没有发展起来。

    薛牧觉得这个世界越发有趣了……他们的文字实用主义其实也挺有道理,可是这个世界的人好像并没有意识到,玩弄文字同样能造成不逊色于媚术的特别功效,而且文字具备恐怖的传播洗脑效果,是其他方式很难达到的——薛牧在意的并非文学,在他的专业上,想到的东西叫做文宣。

    他们百家争道,居然没发掘出文字宣传作用来。尤其这坐拥歌舞媚术的宗门,也不知不借此优势运营推广、巨星代言,反倒只作为武道伴生学科对待。

    不对,她们也有巨星,巨星就是薛清秋。如果说有人慕名拜入山门,或者说有人愿意去了解一下星月宗的道,薛清秋的号召力作用起码占了九成九,这就是她们一个劲攀登武道的原因?

    还是那句话,殊途同归。只是这个世上人们都一根筋的认为只有实力才是一切的基础,本质上没错,但也太死板了。

    薛牧甚至觉得,以星月宗的底子,如果交给自己来运作,招数实在太多,说不定几年之内就能为这个世界带来天翻地覆的变化,也未可知。

    把整个世界拉到自己擅长的节奏里,再用丰富的经验击败他们,或许这才是一个穿越者真正该做的事?

    薛牧看着楼下,大堂里客人很少。有人一边搂着陪酒妓女一边比划招式,甚至妓女还会伸出纤手砰砰砰地和他过两招,伴随着悠悠丝竹,场面滑稽无比,薛牧忍不住笑出声来。

    真是个有意思的世界,越发让人有兴致了。

    此时梦岚端了一个木盘走了进来,盘中有几碟小菜和一壶酒。岳小婵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怎么要你亲自端菜,莫非看上了我们薛公子?”

    梦岚抿嘴笑道:“少宗主在此,当然不能让那些粗手笨脚的下人扰了雅兴。”

    薛牧尝了口菜,味道不错,看来口腹之欲这种基本的东西,哪里都会发展得很快……

    酒就更好了……入口丝滑绵软,一股醇香直透肺腑,度数虽不高,但古朴的韵味悄悄弥散,明明身处雅室,却让薛牧恍惚间觉得身处山涧,清泉流淌,效果很玄幻。

    这个世界毕竟带了玄幻色彩,有些东西终究不能以常理考量。

    那边岳小婵却似是心情不佳,随意动了几筷子就搁下不吃了,叹着气道:“师父去了六扇门,不知道情况怎样了。”

    梦岚笑道:“有宗主亲自出手,世上自然没有办不成的事。”

    岳小婵瞥了她一眼:“大家都知道夏侯荻脑子不正常,说这种好听的话没有意义的,师姐。”

    梦岚似是有些尴尬,低头不语。

    岳小婵又道:“小时候,我记得师姐以前也不是个会巴结人的,否则当年或许早就入了内门……这次见你很不一样……”

    梦岚依旧沉默。

    这会儿连低头沉浸在异界美食的薛牧都抬头看了她一眼。和之前亟不可待地勾勾搭搭相比,这一刻的梦岚真的像是完全不同的人,沉默得让他惊奇,那个浑身散发着媚意的梦岚好像只不过是在梦里的惊鸿一瞥。

    她们这个宗门,真是每个人都挺千面的,星月的意思就是善变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