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十章 百花苑的危机
    第十章 百花苑的危机

    岳小婵又道:“师姐是不是遇上了什么困难?不妨跟我说说。”

    梦岚笑了笑:“没有的,少宗主过虑了。”

    岳小婵撇撇嘴:“没困难,你会急匆匆的去勾搭他?他哪里好了,瘟人一个。”

    “……”薛牧继续提起筷子吃菜。

    梦岚脸色微微发白,这才知道之前自己的勾搭没瞒过人,少宗主既然知道了,宗主想必更知道了,不知会不会引发什么不良后果。

    岳小婵倒不是怪罪的意思,反而亲手给她倒了杯酒,又道:“师姐行为反常,看似着急上位,想必心中有事,真不能跟我说说?”

    薛牧心里也是暗自叹气。叹的不是梦岚,而是岳小婵。

    他如今已经确认了,这丫头才十三岁。在他的世界里如果以八岁读小学为标准的话,十三岁才特么五年级,就算六岁读书的,十三岁也就初一,全都是天真烂漫的孩子,追着TFBOYS喊我们家三小只好帅啊的那种。而岳小婵不知道从几岁起就是作为准宗主培养,肩头承担了沉重的使命感,瞧这份跟门人推心置腹排忧解难的老成模样,说她二十三岁都够了。

    也就只有兴致勃勃听故事的时候,能看出她还是个小女孩。

    梦岚默默抿了口酒,终于开口道:“少宗主,百花苑快不行了。”

    其实薛牧早看出来百花苑真不行了。

    刚才楼下大堂,客人着实不多,空间广阔的居然都能让一个客人在中间打拳玩了……这是傍晚,青楼生意高峰期也该开始了,这也实在太冷了点。

    岳小婵怔了怔:“据说前两月还有盈利,如今也只是略亏而已吧,怎么就快不行了?”

    梦岚解释道:“京师竞争激烈,青楼数量冠绝诸州。以前还好,本宗有媚术优势,还算首屈一指。可现在……”

    岳小婵不解道:“现在不是还有么?”

    梦岚叹了口气:“我们终究不是亲自下场,只是教了姑娘们一点皮毛。人家合欢宗可是外门弟子亲自下场,无论媚术还是外貌底子,都超过太多……”

    岳小婵咬牙切齿:“合欢宗那帮贱人,还真的亲自出来卖啊!”

    “她们讲的是恣意尽欢,并不在意。”

    “那我们怎么办啊!别人眼里我们和她们一伙的!什么名声都被她们败了!”

    梦岚沉默不答。

    岳小婵想了想,又道:“那比起别家,也是我们占优吧,只被合欢宗占了点生意也不至于不行了啊。”

    梦岚摇摇头:“我们既然不能把高级功法外传,只靠那些皮毛媚术,早几年前都被人研究透了,别家当然也会,我们早已毫无优势。”

    岳小婵终于也沉默下去。

    梦岚叹道:“我担心的是……宗门会不会有天也让我们外门弟子自己下场……看青青师叔的意思,是有了点这个念头,所以我想要提早离开这里,免得遇上那一天。”说着对薛牧歉意地笑笑:“虽是有心利用公子,可并无恶意,还望公子海涵。”

    薛牧笑笑表示理解。

    心中倒有点惋惜,她有明确且急切的诉求,那可就很难不给艹了,要是时间地点合适,说不定真能搞一炮才对,可惜可惜。

    岳小婵断然道:“师姐你明知道我们的宗旨与合欢宗那帮人不一样!这种事情星月宗不可能做,被人误会和合欢宗一个德性已经够恶心了,自己真做还了得?这事我会和青青师叔说。”

    梦岚定定地看着她:“那又如何?宗主也许实力天下无敌,但宗门上下总归要吃饭、要资源。难道要去学横行道的,也去做杀人越货的无本钱买卖?宗主十余年心血,好不容易在京师打开一个缺口,让我们能够站在明面,要是真学横行道,这心血也就白费了。宗主绝不会愿意回到过去那种躲躲藏藏的状况,说不定真会同意青青师叔的提案,毕竟……我们只是外门弟子而已……”

    听到这里,薛牧终于怔了一下。

    这么说你们星月宗还有那啥合欢宗,都不是躲幕后操控的,而是在明面上公然行事的魔门——至少在京师一地是公开的?这倒有点让他惊奇了,认知中的“神秘魔门”的形象完全颠覆。按常理来说,既然被定性为魔,肯定和正道常有摩擦,双方血仇不轻的。那么魔门公然冒头,必定引来正道群殴,就算薛清秋天下无敌,产业八成也废了,就比如之前她们提到的南方产业玩完了……

    魔门要经营产业必然是暗中操控,不可能站在明面的。能这么反常的站在明面,应该和京师的特殊性有一定关系,至少是得到了朝廷许可,正道也不能公然反对?

    政府公然包庇黑社会、或者干脆说黑社会正在逐步合法化的意思?

    但为什么以前不行,现在可以了?薛牧继续提着吃菜,暗自沉吟。他可不相信这政治性的事儿会只是因为薛清秋的个人武力因素,或许这里面有些东西可以深挖呢……

    岳小婵想的可不是这些,产业面临崩溃,门下弟子居然要出去卖?

    真卖了,星月宗和合欢宗还有什么区别?至少在世人眼里,再也没有区别。

    这可不是小事,而是涉及“道不同”的大事!

    可小丫头再是聪明,毕竟是练武出身,面对产业经营的事儿完全不是一个专业,哪有什么主意?就算是薛清秋自己也未必有什么好主意,别提她了。岳小婵有些茫然地看着酒杯,半晌无言。

    场面一时沉闷,只剩薛牧吃菜的声音吧唧有声。岳小婵抬头怒视他一眼:“就知道吃吃吃!还有这心情啊你!”

    “发展个青楼而已……”薛牧悠悠道:“所以说,只会打打杀杀,是发展不起来的,就是对你师父我也这么说。”

    岳小婵撇嘴道:“而已?你厉害你出个主意啊?”

    “其实不做青楼也有大把生意可以捞钱……”

    “你只会说这个?”

    薛牧放下筷子,随意拿手边的湿巾抹了抹嘴:“当然,如果你们觉得远水不解近渴,那在下略施小计,就能让百花苑起死回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